年齡主義的社會建構

蔡建誠
(本文原載《星島日報》,1995年 10 月13日)
筆者撰寫這篇文章的動機,與一個已經發表的社會調查有少許關係。筆者在該項研究中,曾擔任電話訪問員。本來利用電話訪問作為資料搜集的方法是平常的事情;不過,筆者卻留意到不少人(大概是一些年長者)拒絕受訪問的理由,均與「年齡」上關係。

舉例來說,筆者就經常聽到類似下列的語句:「我老喇,好多o野我都唔識,你不如搵第二個啦。」、「o的後生o既o唔o係度o番。」

甚至只是乾脆一數字:「我都七十歲啦。」

這些語句是多麼的熟悉,運用起來多麼的自然!但令到筆者感到不安的,是這些熟悉而又自然的語句背後,可能隱藏了一個很危險的「社會建構」(Social Construction),包括下列幾個方面:

一、 它賦予「年齡」充分的解釋能力,而此能力又是自明的,語言運用者根本不用多費唇舌,就能藉「年齡」的提指達至個人的目的,並促進與對話者間之共識。以上述語句為例,他們均假設了認知能力隨年齡增長而減弱,因此單憑「年齡」本身,就構成充足理由拒絕筆者的訪問。

二、 這個建構,已成為主流論述一部分,能在社會不同生活角落間流通,甚至進入了普通常識的範疇,成為任何人可以隨手拈來的溝通工具。
 

三、 這個建構,有可能已被一些年長者內化,成為其身分的一部分︰因此,他們在言談間便往往有意無意將此建構再生產出來。
 

負面刻板印象竟能流通

筆者認為這個「社會建構」是危險的,因為它其實就是年齡主義的延伸。所謂年齡主義,泛指根據年齡而產生的定型及歧視。外國很多研究都指出,社會往往對年紀較大的成員,存有很多誤解、偏見和負面定型,舉例來說,仍有很多人以為老化必然使人健康顯著衰退、學習能力減低、智力及記憶能力退化、缺乏職業及工作能力等。

不少老年學的研究早巳指出,上述社會對「老年」(?)的期望都是錯誤的。舉例來說,老化時的生理衰退速度,就遠較一般人的想像為慢;而認知能力的強弱,就更與年齡多少無顯著關係,等等。故此我們根本不能單憑一個人的年齡,去準確地推論其健康狀況、個人需要、以至個人潛能等,因為這些均與年齡無必然關係。

然而,既然社會對年長者的定型錯誤重重,為何主流論述──年齡的「社會建構」,能得以延續地流通?一個有力的解釋,是因為我們社會堛漲~齡主義,其來源並不來自個人的偏見,反而是一些制度性年齡歧視,穩定而又持續將年長者從社會的重要住置分化出去,結果是不斷地強化年長者的公眾形象。

勞動力市埸上的年齡歧視,就是其中一個重要例子。我們從眾多招聘廣告可以知道,很多私營機構都會為其職位應徵者設立年齡上限,其結果是大量有工作能力、但年齡較大人士,被剝奪了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機會。由於在我們社會堙A個人的社會身分是建基於其「獨立性」上,而能夠進入勞動力市場,又被認為是個人「獨立性」的象徵;因此遭到職業歧視的年長者,其社會地位便馬上大大降低,兼且被建構了一個「依賴者」的身分,成為其他負面形象的基礎。
 

年長者不是同質群體


當然,反駁筆者的人士可以指出,社會堛漲~齡主義也不是完全憑空捏造的,如那些極高齡(如八十歲或以上)人士,「的確」比「一般人」更有醫療服務的需要,而就算「他們」健康狀況良好,「他們」也不適合在現代流水作業的工廠堛漸芠ˊu上工作。但筆者想指出的是,我們不是說凡年齡較大的人均健康良好和適宜工作,而是說把年長者視為「同質」(homogeneous)和以年齡淹沒個人獨特性的看法,是錯誤的,這也是年齡主義及年齡歧視的最大謬誤。

其實,我們還有很問題需要解決:一、個人的道德價值,是否必然需來自其在勞動力市場的交換價錢?二、我們的文化是否把「獨立」和「依賴」兩極化,並將年長者等同為「依賴者」,因而產生對年長者的負面檟籤?三、「老年」(?)的「依賴」 (如經濟、社會和個人照顧)是否不可避免的?還是只是特定社會結構和制度下的產物?其「依賴」程度又可否透過制度性的介入而減輕?希望有機會與讀者討論。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