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年齡

蔡建誠
(本文原載《星島日報》,1995年8月2日)
在本屆立法局最後幾天的會議中,有幾條與年齡問題有關係的法例草案被是出、通過或否決,它們分別是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強制性私營公積金計畫條例及有關禁止年齡歧視的法例草案。本文嘗試從批判年齡主義的角度,評析幾條法案所帶出的問題。

所謂年齡主義,泛指根據年齡而產生的定型及歧視。一個最常見的例子,就是許多招聘廣告都會對應徵者設立年齡上限,或企業人事管理政策種種排斥年紀較大者並剝削其就業機會的作法,就是年齡主義式的歧視。

外國很多研究都指出,歧視年長者的行為或制度,往往預設了對年長者的偏見和定型,例如認為老化使人衰弱、學習能力減低、沒有記性、缺乏工作能力等,並以這些刻板印象,去合理化各種對年長者歧視,包括辭退年紀較大的雇員等。

近年不少研究老年的學者皆認為,以上對年長者的期望都屬於不當推廣,是缺乏科學根據的觀念︰最重要的,是這些研究指出,老化並不必然引致身體衰弱和依賴,年齡與健康或職業能力無直接關係。因此,我們必須對根據年齡劃分而運作的社會政策及法例進行批判,以防止因對年齡的錯誤看法而產生對年長者的歧視。
 

歧視年長者符合公眾利益?


獲得通過的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規定除在單幢式私人住宅大廈工作者外,其他物業的護衛員或看更,只能工作至六十五歲。或許此做法,符合很多人心目中對年紀較大的工作能力的看法,故有議員就認為這法例確保護衛員的質素,保障公眾安全利益。

這說法,假設了所有人成長到了同一個歲數,其健康狀況均會顯著衰退到不適宜工作。正如上文所述,此假設是純粹對年長者一種偏見,因為我們根本不能準確地單憑年齡,去推論一個人的健康狀況;這當然不是說所有六十五歲或以上的人,均有良好的身體,而是說認為凡到了六十五歲的人,便缺乏健康和工作能力是錯誤的。

這法例一個顯著後果,就是強迫護衛員及看更在六十五歲時退休,縱使其健康良好。這是對年紀較大的一種歧視。在目前仍然缺乏完善退休保障制度的本港,這無疑會強化了一些年長者的結構性貧窮,令更多人缺乏足夠收入維持生活。(見附錄)
 

沒有保障的退休生活


另一個與年齡問題而又獲通過的法案,就是強制性私營公積金計劃條例。此法案一直受到不少民間團體猛烈批評,例如有太多涉及管理和監管等關鍵的問題未被解決;最重要的是,法例不包括現時巳退休者、家庭主婦、傷殘人士及其他無穩定工作者的退休生活保障,及對低薪人士缺乏充足保障。

法例其實再一次向市民宣告︰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每個人均平等的道德價值,必比不上在勞動市場上獲得的地位、身分及伴隨的收入的考慮重要。

因此,縱然低薪人士與高薪者有相同的退休合理生活需要,他們也不能獲得平等的尊重。雖然,此法例的性別主義和階級意識十分明顯,但若我們認為每個人的生活機會,都應該獲得平等的關注,法例對我們在退休後的生活缺乏保障(背後預設著:「你們」o那需用這麼多錢!?),難道不也是年齡主義的一種表現方式嗎?
 

年齡歧視法案竟遭否決

另一條被提出卻遭到否決的,就是胡紅玉議員的有關年齡、家庭責任及性傾向的平等機會條例草案。筆者現只對草案所欲禁止的年齡歧視作出一些補充。正如本文初所述,對年紀較大的職業歧視,在本港可說十分普遍。但其實在日常生活堙A我們亦往往不知不覺間將年齡主義帶入。例如,稱呼一些年長者為「老鬼」,就是把年紀較大的人排斥和異類化;以家長式或呵護式口吻對年長者說話,就是向年長者投射了一個依賴身分;甚至女士們不敢公開年齡,及以各種手段﹝如化妝、整容等﹞去使自己外觀上看來較年輕,本身也反映了社會對「老年」(?)的恐懼和抗拒(當然,要求女性年輕貌美,本身也是一種性別主義)。

從這些幾乎順手拈來的事實可以看到,年齡主義在本港的情況是頗為嚴重的。

我們知道日常生活與社會制度是互相支持的,因此從法律著手去禁止社會制度層面的年齡歧視,並藉此改變社會人士對年長者的印象,是十分有價值的做法,可惜,有關年齡歧視的草案,卻被有關官員與議員以「推行太急促」等理由否決。

當然任何法例是否獲得市民大眾的認同是重要的考慮,因此對法律與社會生活的配套擔憂是可以理解的。但提出此等理由的人士難道忘記了,被民間團體批評為倉卒草擬的強制性私營公積金法案,不是一樣被通過了嗎?為何在短短幾天的立法局會議中,竟出現如此的雙重標準?

帶有年齡歧視的法案能夠被通過,而正視年齡歧視的法案竟遭否決,不也是年齡主義作崇嗎?
願我們正視年齡主義這個被忽略的現象,並一起抗衡它。
 
 
 

附錄:評《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

(本文原載《星島日報》,1996年6月9日)


去屆立法局最後幾天的會議中,有幾條與年齡有關的法例草案被提出、通過或否決。獲得通過的有《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剛好在本文起稿之日生效;至於遭到否決的,包括一條由胡紅玉提出的有關年齡、家庭責任及性傾向的平等機會條例草案。

雖然該草案遭到否決,但政府在公眾壓力下,不得不在後來出版了有關性傾向和家庭狀況歧視的諮詢文件,並透過教育統籌科調查本地有關就業方面的年齡歧視的情況。

然而使人失望的是,教統科粗略地翻看了一些有關本地的就業數據後,就斷言認為年齡歧視情況並不存在;縱使我們揭開各類招聘廣告,年齡上限的規定,簡直可隨手拈來。正由於政府對年齡主義的遲純,帶有年齡歧視的《保安及護衛務條例》竟獲得通過,對年長者的公眾形象肯定有負面的影響。
 

法例帶有年齡歧視


年齡主義就是一種根據人的年齡,把人分類的意識形態;分類的結果,是年齡成為分配權利和機會的準則。年齡主義的一個顯著後果,就是根據年齡產生的定型和歧視。

新生效的《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就明顯帶有年齡主義的歧視意味。

此法例規定,從九六年六月一日起,所有年齡超過六十五歲的保安員,除非持有舊法例訂定下俗稱「白卡」的舊卡式牌照,否則不能在被界定為「乙類」的工商物業負責管理工作,而只能在屬於「甲類」的單幢式私人住宅樓宇內任職看更。至於持有白卡的人士,雖然不論年齡仍可繼續原有工作,但他們的舊證必須在最長不超過五年的寬限期後,改換為「保安人員許可證」,並從此受到新法例年齡方面的約束。

雖然,年屆六十五齡以上的人士仍可在「甲類」的單幢式私人住宅樓宇工作,然而據業內人士估計,在法例實施前,本地大部分看更都是受僱於屬「乙類」的工商業,而「甲類」的私人住宅大廈,卻又隨著各種重建計劃逐漸減少。換言之,「甲類」樓宇根本沒有足夠職位去吸納被「乙類」物業淘汰出來的看更。對年紀較大的看更來說,新條例本身就是一條沒有任何退休保障的強制性退休法例。他們不但失去了工作機會,更要即時面對沒有收入的生活處境。

然而, 這條有明顯年齡歧視的條例,為何當初能在立法局通過?原來法例符合了很多人士對年長者的印象,認為能夠保證保安員的質素,符合公眾利益。

近年眾多老年學的研究均指出,社會上充斥著各種對年長者的錯誤看法,例如以為老化使人健康顯著衰退,年紀較大的人學習能力、智力和記憶力必然較差,並且缺乏職業及工作能力等。

最重要的是這些研究強調,年齡與健康、工作和職業能力無必然關係;我們根本不能單憑某一個人的年齡,準確地推論其健康狀況、個人需要,以至個人潛能等。

當然不是說所有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均有良好的身體,而是說以為凡到六十五歲的人,便缺乏健康和職業能力,是錯誤的。
 

制訂《年齡歧視法》

目前,已有僱主借新例解僱大量年紀較大員工,據工會估計人數可能涉及千人。但有關當局卻仍只認為,這只是因為新例複雜而產生誤解。然而這樣的解釋難使人滿意。

若不是最初法例硬性並任意把年齡作為分類的標準,僱主又怎有藉口辭退年長看更?治本的方法,是立法局盡快修改有關條例,刪除所有與年齡有關的限制。

一個人是否勝任保安人員的工作,主要應是根據其品格、體格及工作經驗,而不是全不相干的年齡。長遠來說,政府應該正視年齡歧視現象,並制訂《年齡歧視法》,保障不同年齡人士平等參與公眾生活的機會,並藉此改變社會人士(包括立法者)對年齡的錯誤意識。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