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公正公開講大話
合情合理合法踩人權

葉蔭聰、蔡建誠、文思慧合著 (1999年)






世紀將盡,我們要向前邁進還是墮入人性賤化的深淵,就要取決於是否有向不公義說「不」的勇氣。特區政府正意圖帶領香港社會進入一個人權水平低落、法治蕩然無存、人道關懷解體的瘋狂年代;我們不能與此同流合污,我們要敢於抗拒。

平穩過渡之後的政權,不是和平的千禧年,而是驚濤駭浪的世紀末;東亞金融風暴暴露了香港過去被發展主義所掩蓋的問題,如壟斷性金融房地產的經濟結構、社會保障水平長期落後於國際標準......等;經濟危機勢演變成為對特區政府的認受性危機。「居港權事件」正是特區政府嘗試反彈,企圖以最非理性的威權去模糊港人視線、奪回操控大權。

明明是家庭團聚的基本人道立場ABC問題,行政獨大的特區政府最初還以為可以隻手遮天,無視法律賦予港人內地子女的權利,誰知終審法院的判詞一出,卻向自以為是的特區政府潑了一盆冷水,更把統治階層弄得發了神經,視此為挑戰偉大領導構想的「兩制」背後「一國」權力的忤逆行為。

行政專制是維持特區有效管治不可動搖的遊戲規則,為了重奪行政主導之勢,統治階層發癲發狂,不惜把香港社會人人弄得神經兮兮,煽動港人一直存在的排外情緒。

先來一招「報憂不報喜」的乘數運算、拋出大堆誇張嚇人的數字「調查」,製造強烈的公眾恐慌,然後「順應民意」,「邀請」人大釋憲,「合情合理合法」地剝奪港人內地子女的居港權,不但斷送早已是搖搖欲墜的法治,還搧風點火,令長存於香港社會的結構矛盾轉化為草根市民的互相指摘與敵視,使特區政府能以港人「整體利益」保護者自居。

當然,製造道德恐慌、塑造單一意識、尋找代罪羔羊、藉此轉移視線,是全世界政權面對管治危機時所共用的醜惡伎倆,香港政府亦不例外。遠在居港權事件之前、金融風暴來臨之際,權力集團早已借「綜援養懶人」、「外傭減薪」等事件小試牛刀。

在泡沫經濟破裂、中產階級變成負資產階級之前,基層市民早已苦不堪言:貧富懸殊隨著經濟成長越發擴大、失業、開工不足、消費力下降、生活質素不斷惡化。金融風暴稍為平伏,不是光明的明天,而是社會更加貧富兩極化的黑暗將要到來。

在既得利益者的阻撓下,特區政府不願亦不能把社會的結構矛盾消除,而只能把矛盾轉移與掩飾。在就業貧窮嚴重、失業人數大增之時,把綜援個案增加說成是窮人罪證,找到絕佳理由來削減綜援,搞個社會保障大倒退、窮人鬥窮人。居港權問題又正好在社會漸漸要求政府增加社會服務開支以刺激經濟時出現,特區政府再次運用更法西斯式的欺瞞、標籤、抹黑、煽動、製造排外來轉移視線,塑造基層市民的子女為與其他人「爭飯碗、爭福利」的萬惡之源。

根本不談社會制度的基本公義、只關心權力集團的既得利益,這樣的政府就是要把草根社會導向互不信任、自相殘殺的人間地獄,使基層市民團結合作更形困難,從而把利益分配模式鞏固下來。

可是,當政權滿以為惡計得逞之際,心水清的小市民自然明白,特區政府是絕不可信的大話精。民間團體與個人面對特區政府鼓吹「人人自已顧自已」的分化策略的方法,是團結友愛,抗拒支配,堅持爭取要過以人道關懷和自我反省為基礎的尊嚴生活,並基於這種原則,作出實質及象徵行動,拒絕與腐敗的政權同流合污,才能達致增加人民之間的團結和自強。

任何願意真誠磊落生活的市民,不妨以自己的方式向無法無天的法西斯政府表示抗議:無論是對狗官一個鄙視的眼光,或是採取任何渠道罵他/她們一個狗血淋頭,也是挖行政霸權牆腳的好法子。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 蔡建誠的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