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營部門改革︰基層勞工職業保障的大倒退

蔡建誠
(本文原載《蘋果日報》, 1999年5月28日。本文由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發表﹞

政府高層近日銳意推動公營部門改革,以固定期限合約制聘用基本職級公務員和將公營服務外判,整體策略是採用私營部門績效核薪與管理標準,把市場導向的管理策略注入公營部門內。此舉是對勞動力市場上的資方作出了負面的示範作用,對本港整體基層勞工的職業保障構成惡劣的影響。

事實上,隨著失業問題的惡化,市場上的臨時性工作已有成長迅速的趨勢,很多私營部門大幅削減固定長工職位,然後引進臨時性的僱傭契約,節省僱用長工時所需付出的薪酬、附加福利和遣散補償,維持企業的獲利率,工人往往在找不到穩定的就業機會時,被迫接受缺乏保障的工作。
 

帶頭強化等級對待


政府高層現時提出的「改革」,沒有正視上層高薪冗員的種種瀆職情況,而把是把政策失誤歸咎於只能按導令和章則辨事的基層公務員,然後以所謂「普通」的經濟理性壓倒一切,當中卻沒有從工作穩定保障的角度去維護基層員工的利益。

現時建議長期僱用合約只提供予監督級員工,新入職及基本職級員工則以短期合約形式聘請,如最近社會福利署便以最低入職薪金的七成按月續約招聘員工,近日多個政府部門相繼以非公務員合約制的形式大量聘用僱員,郵政署更把服務了多年的臨時工人單方面改以一年合約制並以八成薪金重新聘用。結果「契約」搖身變成行政階層展現評審權力的工具,導致下級員工的精力浪費在鑽營、奉承和相互猜忌上,損害個人的創造力;更加劇了現時社會對不同職位人士的等級對待現象,技能較欠市場價值的不但社會地位偏低,更要無奈地接受減薪、職業保障和訓練機會缺乏的待遇。
 

經濟效率掩蓋剝削


現時政府計劃把公屋管理及維修、供水設施維修、隧道管理、家務助理膳食等服務外判,雖然贏得主流輿論的掌聲,但同樣是膜拜市場的邏輯,卻忽略了所謂經濟效益,可能只不過是建基於私營企業對員工和外發工的剝削。

以房屋管理為例,近期多個勞工團體的調查不約而同指出,在價低者得的投標制度下,私營公司均以苛刻的條件來僱用各屋村的營理及服務人員,藉此減低經營成本。香港物業保安及護衛工會的調查發現,外判屋村管理員一般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但月入卻在五千五百元以下,婦女勞工協會的調查更發現受僱於承辨屋村清潔的私營公司的工人,每月工資只得三千六百多元,不少僱主更不依法給予僱傭條例規定的保障,如法定假期、有薪年假、遺散費、工傷病假貼等。所謂私營部門的「效率」實際上恐怕只是透過壓搾邊緣工人的利益來汲取利潤而已。

政府是香港最大的僱主,私人機構在幾乎毫無參考基礎的倩況下,以政府的權威作為指標,因此公營部門改革有可能帶動市場的攀比效應,增加了資方的權力優勢,把基層工人推向市場的邊緣。我們認為政府高層必須與受是次改革影的員工在平等的基礎上進行談判,建立讓基層市民能民主參與監察的公營服務制度。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