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蠻無理 不可接受

—— 評「還原」惡法建議

蔡建誠
(本文原載《星島日報》,1997年)
 
眾所周知,凡人皆應享有發表自由、和平集會、遊行示威、自由結社等之公民權利,不得被無理侵犯或剝奪。然而,香港市民日後行使各樣公民權利時,可能會出現下列各樣荒謬、怪誕的情景:

一、舉行任何集會遊行前,須向警方申請牌照;集會遊行若被禁止舉行,當局毋須說明理由。二、集會時不可唱歌、使用音樂、發表演說和呼喊口號。三、遊行隊伍須分成每二十人一組,組與組間須表示互不認識。四、不可使用任何擴音器材,組織者與參與者對話時須喊破喉嚨。五、不可穿著提倡任何政治理想訴求的衣服。六、任何地方皆可隨時指稱示威人士「非法集會」,中途腰斬遊行,毋須合理理由。八、含冤受屈者需忍氣吞聲、息事寧人,皆因有冤無路訴(無上訴制度),等等。

上述這般違反常理、不近人情的情況,竟然就是特區籌委會法律小組成員心目中的理想港人五十年不變的生活方式!一如所料,籌委會法律小組完成審議六百多條香港現行法例後,建議中國人大常委會廢除十共條香港原有法律,包括九二年《社團(修訂)條例》及九五年《公安(修訂)條例》等,「還原」為這些法例修改前的版本,不遺餘力意圖促使這些荒謬圖象得以在「回歸」時體現!
 

惡法針對普羅市民

籌委會法律小組的前身——預委會法律小組,當初建議撤銷共七條因應《人權法》而修訂的法例時,已經受到當時輿論幾乎一致的指摘,認那些建議根本毫不合理,也毫不合法。

我們或可先別再提中國人大常委會根本何法定權力為特區還原法例(根據《基本法》,中國人大常委會除了只能宣布被認為同《基本法》有牴觸原有法律不能成為特區法律外,並無被授權可享有為特區立法權)。更加重要的是,這些被建議「還原」法例,根本就是過去專權政府為了箝制香港市民的基本人權而制訂的嚴苛法例。過去幾十年來,不知多少升斗市民和平請願時,被無緣無故定性為「非法集會」而遭受執法機器無理的鎮壓和拘捕!

由八零年代初期至今,本港警方控制公眾集會及遊行的過大權力,愈發遭到公眾及國際社會強烈的遣責,直接促成了幾條嚴重違反人權的法例(包括舊《社團條例》及《公安條例》)修訂。雖然有不少民間團體仍然認為,修例後警權依然過大,政權仍可不合理地禁止或管制社團活動、公眾集會和遊行,但總比以往可放任隨意、不需說明任何理由、與文明社會觀念和情況嚴重脫節的作法有點進步。

筆者這一代所能實際享有、相對較多的公民權利,是不知經過多少市民用肉體換取回來的,當中實在包含了無數有血有淚的淒涼故事!
 

慎防社會矛盾激化

令人憤怒無比的是,一群不知是不是過分受到殖民地意識形態荼毒的人士,竟然為了討好專制政權的歡心,無中生有,要讓殖民地惡法惜屍還魂,更要將《人權法》斬得支離破碎,令其變得子虛烏有。

前面已經提過,除非本港現時法律與《基本法》有所牴觸,否則皆可被採納為將來的特區法例;然而,無論是當初的預委會以至目前的籌委會法律小組,根本從來沒有(也不可能有)向本港市民列出它們認為某些法例、條文牴觸《基本法》的理性根據;只能提出一些空泛無比、可被任意解釋而又使人心寒的政治理由(如法例修訂後,削弱了政府的行政管治、不利平穩過渡云云)。

這些所謂「理由」,不但開了以政治因素可以隨意曲解法律、置法治精神完全不顧的先例,更可能會將本港市民數十年以來,無數人共同爭取的一定人權成果踏個粉碎。要知道特區籌委會是否有具有廣泛代表性,難道還要再行民意調查嗎?

若我們翻查以往的案例,便會發覺被這些殖民地惡法所鎮壓的不只是民運人士,反而絕大多數是平時奉守法的普羅市民。這些市民日常為生活奔波勞碌,只是在迫不得已、受到各種生活問題煎熬的時候,才會上街和平請願,向當局表達他們的需要,希望能夠得到公平的待遇。近年本地貧富懸殊問題愈發嚴重,低收入階層市民若無法透過對他們來說可能往往是唯一有效的合法途徑,去爭取輿論的支持和政策的改善的話,反而進一步受到政權的不合理鎮壓,經濟矛盾與政治矛盾重疊下所引致廣泛的民生不安,不知又是不是提倡惡法「還原」的人士所希望見的呢?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