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兩極分化的港式「發展」

蔡建誠
(本文原載《明報》, 1999年10月18日,編輯打標題為:「高科技非靈丹妙藥 」。本文由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發表﹞

施政報告發表後,不少市民埋怨只談「環保」,沒顧及失業嚴重。施政報告不但未提改善勞工立法或政府提供的勞工服務;當中的經濟主張,更對勞工階層的福社有廣泛深遠的影響。

特首認為失業嚴重主因金融風暴觸發香港「經濟調整」。但「沉迷於過去的成功,不可能讓我們有美好將來」,香港要「定位」為發展「高科技、高增值」的「知識密集經濟」、實踐「可持續發展」的「世界級大都會」;市民應培養「終生學習」的「新身份」,「接受教育和培訓…改善就業機會和生活條件」。可見施政報告提出的規劃策略,仍重提「整體財富增加,民生必能改善」的舊調,把各種「高科技」項目如數碼港和科學園,視為推動經濟持續發展的靈丹妙藥。

可惜香港的實際發展經驗早令這程式的前題破產:回歸前經濟表現高峰期時,香港已是全球最高工時的地區之一(1),但貧富懸殊比七十年代還嚴重,赤貧戶超過六十四萬人(2)。至於以為建立「高科技」產業必能令經濟持續發展也是一廂情願,南韓與日本就是反例;何況花費大量公帑發展高新科技項目,除了變相補貼投資設廠的跨國財團,以至合理化專技官僚體制對大自然「資源」的「持續」開發和佔有外,所提供的職位只造了一班高薪科技專才,大量較低學麼的失業人士未能受惠,只會加劇本港的貧富差距而已。

不去問「經濟成長」對誰有好處,卻指令民眾被動適應配合社會經濟政策,恐怕才是造成本港今天勞工階層困境的主因,事實上自八、九十年代製造業萎縮開始,不少女工和年紀較大的工人經已飽嚐經濟「高增值」(實際上是金融地產壟斷結構扯高租金樓價)下的邊緣化處境,如失業、低工資和低保障。至於把「經濟」約化為「生產效率」更只是主流發展模式的片面看法,無視分配不均、社會保障倒退、政經體制不民主,鼓吹「用完即棄」造成失業和生態破壞等現象。

如果「發展」「經濟」的真正目的是要改善普羅市民的環境生活質素,那麼政府要解決失業問題,便不是提倡兩極分化的「高科技」「高增長」式發展,並訓斥工人個別地承擔大部份責任(再培訓後仍是要面對惡劣的就業環境)。政府應該切合多樣化的社區需要,如拓展環境保育、托兒育嬰、基層健康護理等服務設施,創造更多合理的職位;興建充足的公共房屋、在某些極低薪工種規定最低工資,讓低收入人士的購買力增加,帶動本港低、中消費市場合理地復甦;有步驟地縮短就業者的工時,增加失業者的就業機會,並釋放工人全面參與各樣社群合作活動;改善人與人以至人與大自然之間過去的層級化關係。

註:
1. OECD(1997)Employment Outlook.
2.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及樂施會,香港低開支住戶開模式研究,一九九六年十二月。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