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想像自主 民眾解放風流
─ 香港市民應有的民主願景

2004年7月1日
  (轉載自新生活網站)






要公義

七一上街,是對不公義社會的吼叫。沒有普選,只是不公義的一個環節,有深度的民主追求,還有待形成。



民主是廣大民眾要自主決策,以達致更公義、更美好的社會。沒有社會理想的想像與追求,「民主選舉」便會淪為「集體」決定去維持現狀,讓剝削與壓迫依舊,「五十年不變」只是大家想在現狀中分一杯羹,期望有朝晉身特權之列。可是歷史上,工人階級/ 婦女爭取平等投票權,並不是要把自己變為壓搾勞工的資本家/ 歧視婦女的大男人;他/她們有更高更遠的社會願景。



民主運動要改變的不單止是專權政制,也包括導致貧富懸殊的資源分配,及對此助紂為虐的文化霸權。這些現存組織和制度,往往為種種剝削和壓迫關係鋪橋搭路。真正的民主追求,必須對這一切敢於作出深入的集體自省。



不,我們不要偽民主:──哪埵陪擃d和壓迫,那奡N應有民主運動﹗──民主政治就是透過各種實踐,把各種個人經驗到的痛苦和不公不義──無論場境是否美名為「國家一統」、「自由市場」、還是「私有家庭」──轉化為公共關注與抗爭之對象的一個過程。民主運動因此應該薪火相傳,川流不息。



尋綠色

建設綠色未來,不是找來各界功能組別、既得利益者平衡一下所謂「經濟」和「環保」,因今天香港環境生活質素惡劣,正是由於這些「精英」份子/「民意」代表本質上只關心自己和所屬集團的利益,後代、生物、大地、最身受環境破壞影響的貧者……根本無力/ 無法參與這場權力強弱懸殊的「議價」遊戲,只能「享用」遭暴虐過後的點滴「剩餘價值」。



我們的民主運動,一定要深入反省生活各層面的價值扭曲──以至於甚麼體制機構維持著這些扭曲。例如:站出來反對維港填海的人,若同時就是駕私家車在大小社區出出入入、製造興建高速幹道興建壓力的一群人,「環保」便變得十分虛偽,難怪有些基層民眾揶揄「環保」淪為有錢階層的玩意。又例如一方面以壟斷性金融地產資本所收購所佔踞的「無敵海景」來界定「港人家庭」的歷史面貌與感情依繫,另方面又對興建迪士尼主題公園做成的生態破壞、住民迫遷……及對新界河涌、海岸被「﹝豪宅﹞發展規劃」蹂躝視而不見,又可是哪門子的「綠色」關注、「環保」綱領?可見生態永續與反抗社會不公結構之互相依存、不可分割。



反暴力

我們的教育﹝由小學、中學、專上教育以至近年甚囂塵上之所謂「終身學習」﹞訓練全民投入無止境的競爭,強調「成功」、厭棄「失敗」(令「失敗者」本人也厭棄自己),甚麼IQ、EQ、兩文三語、以重重職業技能測試構成的所謂「資歷架構」,也不過是規訓各人懂得持續過關斬將、掌握市場殺戮之必殺技倆。但這種所謂「成功」帶來的「甜美生活」,乃是更多的物質佔據和擁有,那管這種擁有其實可能是對他者(森林、採礦區原住民、血汗勞工、各國破產農民......)的欺壓。試問這是對多少靈魂的扭曲,對人性多少的摧殘?



我們絕不能向與這連場對人性的施暴妥協﹗



我們爭取民主,是為了建立有生態和人文承擔的自主社會。為此,我們要敢於反對中央集權與財團壟斷──即敢於在國家霸權與資本主義以權位、消費和囤積﹝實質到最後是對他者之勞役﹞來界定的「成功」與「美好生活」標準之外,自建生活準繩,踏上身體和心靈真正之集體解放之路。



讓未來有一天,我們的城鄉街道回歸給行人、騎自行車者、玩耍中的孩童、遊息的長者、和萬千的物種;我們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生活,回歸給特權階級以外的生機活潑的廣大民眾。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