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興辨環保事業製造就業機會

蔡建誠
 

(本文由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發表, 1998年12月11日﹞

在香港唯一全部採用廢紙來循環生產有用紙張的捷眾造紙廠,近日於亞洲金融危機之後倒閉,造成四百名員工即時失業。由於捷眾是本港最大型的再造紙商(每日採購五百公噸本地廢紙製成灰紙),其倒閉可能會導致全港屋村及學校廢紙回收計劃需要暫停,可再造物變成真正垃圾。但最嚴重的影響,是令本港整個廢紙回收行業(超過二千名員工)產生連鎖反應,甚至牽連更廣泛的裁員和失業,而環境的代價更難以估計。業內人士普遍將問題的原因歸咎於政府一直缺乏支援回收再造行業。

在發達國家,生產保護環境的器材和為環境保護提供服務,是各政府非常重視並且大力推動的新興工業。除了回應社會日漸高漲的環保意識、減少資源的消耗和對自然生態的破壞外,經濟低迷、失業率高企也是各國政府大力推動環保事業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認為此有利於就業機會的製造。事實上,政府在環境保護方面的項目的投資也是刺激經濟的重要措施。例如70年代初瑞典經濟停滯,該國政府資助工廠購買污染控制器材,提高產品質素,加強了產品的需求,對往後幾年經濟有所增長不無貢獻。

為了扶助廢物再造這門行業,歐美國家政府均採取多樣化方式,如立法規定製造商採用某個的再造物料、政府提供市場資訊、人力培訓、稅務優惠、補貼、資助、低息貸款、技術支援、直接採購再造物料、成立回收隊伍、建立垃圾收集制度等,協助廢料再造業發展,扮演著催化、推動、支持甚至帶頭領導的角色。

反觀香港,單單一間回收再造公司的倒閉竟造成了現時廢紙堆積如山的效應,反映了過往港府在「積極不干預」(其實選擇性的維護某些現存制度)的大前題下,漠視市場失效的現象,忽略環境代價的界外成本,對廢料回收業缺乏應有的重視和實質扶助,間接造成其萎靡不振,白白浪費了保護環境和同時創造就業的機會。

過往本港廢紙回收業一直依賴年長者以大量體力執拾紙皮換取可恥回報才得以苟延殘喘,這也反映本港的退休保障不足,綜援金額苛刻、標籤作用又使有需要人士望而卻步。

主流的所謂「經濟成長」,是純指產品及服務的增長率,完全沒有把在經濟生產活動過程中對社會、環境所產生的負面影響計算在內。近年來很多倫理學者都指出,我們實在沒有理由不把環境染、貧富懸殊、就業不穩定…等代價,視為是經濟成長必須計算在內的債項。由此引申,環境責任與就業權益就不必然是矛盾的概念,反而是任何重視持久發展的政策制定者,所必須認真考慮的環節。

回頭檢視香港的當前處境,金融危機之後的經濟衰退及失業問題,暴露了香港經濟長期受制於鼓吹炒賣和扯高樓的地產金融壟斷結構。在這種寡頭發展模式主導下,經濟運作依賴風險投機的活動,欠缺實質產業的承托;市民的基本保護(如社會保障)備受忽略;環境保護議題的開展亦顯得與消費(浪費)主義格格不入。

特區政府回應前本港經濟危的方法,與其以公帑「托市」寄望恢復昔日的舊制,不如把資源投注入興辨社會服務和發展環保事業等這些長遠對本港市民及其下一代更有貢獻的項目上。政府應認真考慮接管捷眾造紙廠重辨、或投資非牟利團體經營該廠,並且重新聘用被裁員工。此外政府亦可帶頭聘請失業人士成立可再造物的回收隊伍,或透過財政優惠措扶助廢料回收再造行業等,均有助製造大量的就業機會。當然此舉還可透過善用資源和減少垃圾量,幫助挽救生存危機重重的地球。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