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少工時增加就業機會

蔡建誠
(本文原載香港社會保障學會,《滅貧季刊》第6期,1999年。本文由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發表﹞

在歐洲國家,長時間工作是綠色運動、婦女運動和工人運動共同關注的對象。綠色運動批判「經濟成長」本身對生態環境的破壞,縮短工作時間意著減少工業生產對資源的損耗和大地的污染,進而釋放工人開展有意義的社群合作活動。婦女運動則長期關注女性家務和工作壓力的雙重負擔,縮短工時被認為是促進兩性平等的可行途徑。

在戰後的西歐,減低工時也是當地工運的重要爭取目標。例如在法國、丹麥、德國、荷蘭、挪威、瑞典、英國等國家,在1950年至1988年間,製造業工人的每年平均工作時數,分別下降了13%至30%不等。以德國為例,88至96年間工的每周平工時由40小時下降至37.4小時。法國政府去年12月更通過新法令,規定資方將工作時間由每周39小時減至35小時。

新加坡、台灣、日本等亞洲國家或地區,均有法例規定每周工作時數。大陸《勞動法》在95年勞動節起已規定工人工時標準為每天8小時,每周工作5天,每周40小時。不過香港工人到目前為止似乎仍末能因為生產力的不斷提高而享有更多的自由休閒時間:雖然去年六月前度立法局以大比數通過促請政府簽訂工作時數國際公約,但政府至今仍未有制訂法例縮短工時,更反而打算廢除工業界婦女勞工的工時保障法例。

一個十分諷刺的現象是:本地目前一方面是大批想工作而找不到工作的失業者,另一方面卻是因工時過長而在疲勞狀態的工人。98年第2季工作時數分佈顯示50.8%就業人員每周工作時間超過44小時,而每周工作超過60小時的工人超過45萬6千人:第3季每周工時超過44小時的工人上升至52.3%,工時超過60小時的則增至46萬4千人。超時工作的人數隨著失業人數增加有所上升,極有可能是因為老板藉勞場上的權力優勢壓低工資,工人被迫加班幫補收入。

工時過長不但剝奪了勞工的休息及閒暇權利,更對勞工的職業健康和安全構成威脅。假若現時法例規定40小時工作(60多年前國際社會訂下的標準),除緊急情況外不准加班的話,理論上便可產生超過43萬個的全職職位(見表一)。
 
 

表一、按工作是數劃分的估計超時工作人數(以每周標準工時40小時計算)

每週工
作時數       人數        每週超時     每週總超時
45-49          85.34萬    >5小時         >420.67萬小時
50-54          30.86萬    >10小時       >308.6萬小時
55-59          4.86萬      >15小時       >72.9萬小時
>60             46.36萬    >20小時       >927.2萬小時
總計           167.42萬                       >1735.4萬小時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1998年7 月至9月 》
 
 

政府盡力縮短工時而不造成生活水平的降低,是國際勞工公約的基本原則。歐洲工會普遍認為此舉一方面可以維持勞工的生活,另一方面又可以重新分配工作,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當地調查發現一般僱員比較願意以較少的未來收入換取更多的自由時間,當然亦有不少貧苦勞工被迫長時間工作以維持家計。而企業則傾向透過加班與提高勞動生產力來抵銷減低工時對成本的影響。

外國的經驗顯示,若不同的措施如減低工作時間、控制加班、發展部份工時工作之間互相配合,政策又能推動僱主與僱員的支持的話,則會產生更大的就業效應。以下提議香港政府一些可行的政策方向:

一、 首先,政府應快制定工時法例,以國際公認每天工作8小時為基礎,超出正常工時的部份應按加班計算工資,並且規定連續工作的工間休息時間;

二、 為了減少有系統的加班,法例可以規定企業每年、月及/或日之最高加班時數、或者計算加班工資的額外比率(premium rate);

三、 在上述法例釐訂的最低標準之上,規定資方必須與有代表性的工會協商,就正常的工時和工資率、加班補償等細節問題達成共識;

四、 政府可以透過稅務優惠或津貼等措施,以鼓勵那些能在一段期間內既減一定工作時數,而又增聘某個比例人手的企業;

五、 根據社會保障學會最近一項的調查顯示,本港商戶最沉重的負擔是租金,而不是工資成本(註1)。政府可以透過抑制租金增長,直接減輕商戶的營運開支,令僱主無須削減基層員工工資;

六、 企業可能會以彈性勞動輸入來增進獲利率,政府應該立法保護部份工時勞工﹝如兼職工﹞的權益,避免僱傭條件與工會權利等方面的就業歧視,有助提昇這類勞工的地位,並且節制非自願性質的時性就業的增長。

「社會生產力的增長依賴對現實機會的壓制,本來這些機會可用來和緩人類掙扎求存的幸勞。」(註2)縮短工時是外國一直努力不懈實施的積極勞工市場政策的一個重要部份,明白到要解決失業問題,政府必須創造就業機會。制止工人被其工作所勞役,與釋放就業機會之間,是銀幣的兩面。政府必須承認工人有權分享生產力進步的成果並採取具體措施落實此權利,此對促進基層勞工度其家庭、文化、社會及宗教生活更有重要的意義(註3)。

註釋:
1. 參考香港社會保障學會1998年10月發表的調查。
2. Marcuse, H. (1972), One Dimensional Man, London: Abacus, p.9.
3. 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1986),《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67節。

參考文獻:
1. Schor, J.B.(1991) “Global Equity and Environmental Crisis: An Argument for Reducing Working Hours in the North”, World Development, v.19, 1, pp.73-84.
2.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1996) Combating unemployment and exclusion: Issues and policy options, paper presented to the G7 Employment Conference, Lille 1-2 April 1996.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