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長者福利從平等尊重開始

蔡建誠
(本文原載《星島日報》,1997年)
 
    筆者每天回到學校,總會在地鐵站內見到一幅某慈善機構製作的海報:位於海報中間的清晰人像,是一名年長者與一名兒童,在截然不同的人山人海、人來人往的朦朧背景襯托下,正面的面向著讀者。海報的表面訊息,顯然是呼籲讀者以具體行動關懷社會上的有需要人士。然而海報構圖暗含之涵義,卻似乎十分符合本地社會一些有關年長者/兒童的迷思。文化「常識」告訴我們,年長者與兒童同樣是依賴者,有相近的社會位置;他們同樣的疏離於社會的主流生活方式:兒童心智發展未「成熟」,不適宜進入成人世界;年長者則因「衰退」,撤離社會參與與經濟生產只是自然生理現象。

「老人」不是同質群體

    主流社會論述假設存在一群同質的「老人」人口,「他們」有相同的特徵、遇上同樣的問題、並有等同的需要。在此種理解下,「老人」媕Y的多元差異性(性別、階級、性取向、健康狀況、缺損狀況......)往往遭到磨平;「老人」更被想像為與「社會」對立分離,甚至淪為「特殊人口」,成為「社會」之「沉重負擔」。例如,由政府部門或學術機構進行的研究就經常索性將六十(五)歲或以上的人標籤,全數歸入「依賴人口」的組別去,完全抹煞了此「組別」的人無論過往或現時均正透過多種不同方式,例如有薪工作、義務社會參與、家庭內關顧關係等對整個社會的重要貢獻,更強化了把「獨立」和「依賴」的「特質」兩極化的簡單二分思維,漠視了在現代社會的高度分工下,所有人根本必須在互相依賴的關係內,才能真正發展自我的生活實相。

    此種把年長者「同質化」及「非社會化」的觀念除了產生了對年長者的刻板印象外,更直接鼓吹了對年長者的歧視,延續了年齡主義 ──  一種根據年齡對人進行分類、並以此作為權利分配的準則的意識形態。結果是年長者的公民權利受到嚴重侵害。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勞動力市場對年長職工及求職者的歧視。雖然研究「老人」問題的學者近年來不斷大聲疾呼,年齡與健康及工作能力無必然關係,也沒有證據證明年長者不能透過學習和適當培訓,去汲取新的知識和技術,但本地年長職工因年齡(當然加上種種「動聽感人」的藉口)被無理解僱或被迫退休的案例卻時常發生;人口普查的資料以至報章的大量招聘廣告更進一步印證了年長求職者必須面對較少的工作機會、較低的收入、較長的工作時間以至較高的工作厭惡性的說法。

政府帶頭年齡歧視?

    必須提到的是,政府似乎是有意識地去帶頭鼓吹年齡歧視:例如去年因輿論壓力馬虎了事的生產出一份「就業年齡歧視諮詢文件」,先把年齡歧視的問題局限於就業方面,漠視其他範疇如教育、交通、居所、服務、參加會社等的歧視狀況,然後在缺乏交待和透明度的咨詢期過後,草率地以「恐怕提高僱主經營成本」等可笑理由去否決立法禁止歧視的倡議。此外,又讓有強烈年齡歧視的《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在去年六月一日起實施,規定所有滿六十五歲的保安員均不能在被界定為「乙類」的工商物業負責管理工作;最近還要建議把針對年長者的輔助就業再培訓課程,由再培訓局轉移至職業訓練局接辦,暗示年長者的就業權利和需要無需重視。

    值得留意的是,這種種把年長者「同質化」、「非社會化」、定型及對其歧視的舉動,同時將年長者的主觀意向性約化為單純的自然生物規律----所謂「老化」過程----主宰下的機械反應,完全漠視年長者的個人歷史背景、行動計劃、價值取向以至社會關係和生活世界,亦缺乏深刻反省產生「老人問題」的種種政治和經濟結構的空間。故此候任特首才可以理直氣壯的叫人要多關心「老人福利」、少談「政治」,製造出一個在階級和父權社會內老年健康及退休保障、綜援金額、年齡歧視、社區服務設施、年長者住屋等問題,可以在不改變現有權力分配的情況下得到有效改善的假象。
 

個人社會豈能分割

    若面對讀者的是一位所謂「囉囉唆唆」、「衣著過時」、「思想傳統」、沒有工作、健康欠佳、經濟困難或欠缺社會網絡的年長者,單純一個「老」字,是否已能充份解釋或貶低這位「老人家」的種種表達、經驗和行為,不用多費唇舌?雖然答案顯然是否定,然而不能忽略的是主流理解「老人(問題)」以至模塑社會政策目標和策略的範典,卻無時無刻不是隱含著各種錯誤並且「非人化」之假設。

    近期的經典例子,首推四月一日起港府將引入領取綜援金的新措施,准許年長使用者返回廣東省居住。此措施背後的意識形態卻出奇地較少受到社會人士的批判。或許此措施滿足了一些親人在大陸的年長使用者需要;但卻明顯地向希望留在本港居住的年長使用者,傳遞了一個清楚訊息:社會寧願把其流放外地,也不會改善目前以維生指標界定的綜援金額,讓使用者的尊嚴得到尊重,讓自主的社會生活得到保障,也讓其與社會其他成員的契約及互饋網絡得以保全。顯然又是一種把年長者「同質化」及「非社會化」的實踐。此種假設年長者皆是「人到『夕陽晚年』、無欲無求」、「任君處置」、並把個體從社會制度、社會歷史和各種社會關係中分割出來的危險做法,當本地各大政團近日在評論新預算案中,竟然眾口一致地說要改善「老人福利」時,不知又會否自我警惕?

    談年長者的福利,還是應從平等尊重開始。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