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權利與失業問題

蔡建誠
(本文由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發表, 1998年﹞




失業問題持續惡化。政府公佈最新失業升至百分之四二,為近十五年來最高數字,涉及十多萬人。根據一些工會及學者的推測,若我們把一些隱性失業(如中年工友提早退休、家庭主婦找不到工作等)的情況計算在內,本港的失業情況可能遠比政府認可的嚴重,以本地從來沒有一套稍為合理的失業保障制度看來,基層工友的生活處境實在使人擔心。

對於失業問題,政府的解釋是由金融風暴引致。似乎在解決失業問題上,市民不應對政府存有太高的期望。政府的解決方案,來去不外是經重新包裝後再推出的各類勞工再培訓計劃和就業選配服務。當然,我們知道資本主義與失業根本從來就不相悖;周期性的經濟危機總是對工人的潛在威脅。但若我們將失業問題過份歸咎為一些短期內非人力所能控制的因素,或者以為失業只是個人技術和素質欠缺的問題,便會忽略現存的社會制度,對造成失業現象的責任,亦大大限制了我們對解決失業問題的方法的想象。
 

歧視剝奪平等機會

首先,我們不應忽略社會上存有的分層(如性別、年齡、種族)一直把香港的勞動力市場加以分割,製造不公平的歧視,剝奪工人的就業機會。舉例來說,近日某日本百貨公司推行「自動離職」計劃,「邀請」年齡在四十歲以上的員工辭退。又例如一些出入口公司聘請文職人員,也從應徵信中刪除年紀較大的申請者。此外,很多設立年齡上限的職位都是一些傳統上以聘請女性為主的務行業,反映僱主仍以單一標準(年青貌美)來衡量女性的價值,將女性的外表視為商品,在政府未有制定年齡歧視法例的情況下,性別歧視正藉著年齡歧視「借屍還魂」,剝削婦女的就業機會。本會同工在一個失業工友諮詢會中,曾聽聞一些參加過再培訓課程的工友指出,很多僱主會先「留意」其年齡,最後才會考慮她/他們的技能。從這個角度觀之,政府經常說市場上尚有「五萬個職位缺」是就業錯配問題,是完全低估歧視對進入勞動力市場所構成的阻力。
 

不公平解僱製造痛苦

當然,香港經濟結構長期向房地產及金融業傾側,是造成現時失業嚴重的遠因。可時,我們也同時不應忽略現時本地勞工權利一向欠缺應有保障,而這亦與失業的生產有重要關係。舉例來說,近日大小企業相繼作出裁員遣散員工的行動,導致人心惶惶。當然有人可以說,這是基於商業決定,屬「真正」的業務運作需要,純是一個經濟問題,政府無需干預。問題是直到目前為止,勞工參與有關其工作、部門及公司的決策的權利仍未得到法例保障,但卻要承受決策錯誤帶來的一切後果,這些後果包括裁員及失業。有不少個案顯示:一些大企業根本沒有虧本,只因利潤減少,就要裁員減薪。另一方面,目前可以在完全沒有工作間的合理程序下被解僱,被不合理解僱的員工亦沒法享有復職權或賠償。員工應有被關注的權利(諮詢、談判及復職權)沒有被尊重,政府說要讓市場調節就業問題,卻無視每天不知多少不公平的失業和痛苦,實在是十分諷刺的事。
 

保障休息權紓緩失業

其實,當我們嘗試檢討本港勞工權利的情況時,我們立時會發現:去除壓迫工人的制度,與釋放工作機會之間,竟是銀幣的兩面。一個十分諷刺的現象是:目前一方面是大批想工作而找不到工作的失業者,另一方面卻是因工時過長而在疲勞狀態的工人。根據勞工處資料顯示,本港私人機構超過三成勞工共七十八萬人,每天工作超過八小時,其中十六萬人每天超過十小時,二萬五千人更超過十二小時。因此,適當地保障勞工的休息及閒暇權利,除了保護他/她們的職業健康和安全外,相信也同時增加大量職位和紓緩失業。

因此,社會人士對失業問題的焦點,應該是同時關注「如何創造就業機會?」及「如何令勞工權利得到保障?」兩方面。任何解決失業問題的方案,最終改變的不可能只是對壓迫的模式——要忍受失業、依靠微薄的綜援,還是要受資方剝削?解決失業問題的當前出路,是政府重新檢討過往對市場機制的維護,正視勞工權利在本本港不受尊重的狀況,並由此出發制訂真正符合普羅大眾利益的就業政策。除了運用財政政策創造就業機會外,政府應該為行業制訂工資政策,設立失業保障制度,以保障的基本生活;立法保障集體談判權和復職權;制定平等機會法案,保障弱勢群體的就業機會和職業保障等等。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