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禁止性取向歧視(一):同性愛違反自然?

蔡建誠
(本文原載《星島日報》,1996年 2月10日)
 
近日,港府發表了一份名為《平等機會一關於性傾向歧視的研究》諮詢文件。本文的目的,是以其中一種性取向(同性愛)為例,檢討反對者的理據,並評估不同解決性取向歧視方案的成效。

諮詢文件引述的一些社會人士反對同性愛的理由,皆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例如:同性愛違反自然、同性愛活動威脅婚姻制度和家庭生活、同性愛對青少年有不良影響等。平心而論,這些理由皆經不起理性上的批判的。

一、 若說同性愛違反了自然規律,主張者必先能清楚界定何謂「自然」、何謂「不自然」,然後證明同性愛屬於「不自然」,並確立「凡不自然的皆是不對的」這項道德原則。這堥C一步驟皆有困難。

首先,「自然」這詞語的切意義是甚麼?是指符合生物學的觀點?但動物學家卻告訴我們,同性愛行為在動物界中、特別是哺乳類動物間廣泛存在。是指符合人類歷史?但歷史學家和人類學家卻告訴我們,幾乎在任何已知的文化社會中,都有同性愛行為存在;單是根據中國的歷史和文學記載,中國便有三千年連續不斷的同性愛行為歷史。

其次,若「凡不自然的行為皆是不對的」這原則成立,則根據上述對「自然」的定義,是表示了凡不屬於與生俱來或未有歷史記載的行為,皆是道德上錯誤的?但這種說法,卻不是等於是說坐飛機、做移植手術、避孕、整容、穿西裝、用微波爐煮食、用含有氟化物的牙膏刷牙,甚至爭取平等機會(因為這不是動物本能,古人也無人權觀念)也是不道德的嗎?

二、 當然,反對同性愛的人士都會省悟到,他們實際上不明白大自然的旨意是甚麼;於是,他們會改為指出同性愛違反了中國傳統道德倫理,甚至會破壞家庭和婚姻制度。

我們不要忘記,中國有數千年同性愛行為的歷史,但家庭制度卻出奇地穩固。更加重要的是,中國傳統婚姻制度是一夫多妻制的,本地取消納妾制度也不過是幾十年的事。因此,這些衛道之士如要立場一致,他們的「傳統」觀念媕Y,也應該包括婦女纏足和男人三妻四妾;而他們反對的對象,也應包括自由戀愛和獨身主義,因為它們對傳統婚姻制度的破壞力,就肯定比同性愛厲害百倍。

三、 若我們未有充足理據反同性愛,便硬說它會對年青人有不良影響,這無疑將淪為不合理的家長主義。諮詢文件中指出:「教育團體的代表關注同性愛對青少年的影響。他們認為青少年特別容易受到外界影響,如果青少年在成長階段觸到同性愛思想,便會有危險,因為他們的性傾向有機會受到不良的影響。這些代表表示不會聘請同性愛者擔任教師,因為教師是學生的典範,對學生建立正確的態度和價值觀念,有很大的影響。」(第九頁)看完了整段「如果……便會……因為……因為……」我們也不清楚這些代表所指的「危險」、「不良」及「正確」是甚麼,但他們對另類性取向人士的歧視態度,卻非常清楚,而他們竟是向我們的下一代傳遞知識和態度的同一群人!

諮詢文件提到,本港同性愛者起碼在幾方面遭受歧視,包括僱傭、提供居所和提供服務等範疇。文件亦列出一些促進不同性取向人士享有平等機會的方案,包括制訂反歧視法例、加強公民教育、增加對同/雙性愛者的服務支援等。此外文件亦引述了一項(很有問題)民意調查結果(註),指出大部分市民較能接受非立法措施。

無論如何,一條涵蓋範圍廣泛的反歧視法例,其功能是無法被取代的;除了對歧視行為較有效的阻嚇外,法律也能提供一個途徑,讓被歧視者能藉此爭取應得的待遇。「歧視行為是不對的,但若你受到歧視,你也不能討回些甚麼;你只能等候別人受到再教育後,不再歧視你」──是何等的荒謬!

若我們巳能接受性別歧視條例及殘疾歧視條例對不同性別和身體有缺陷的人的保障,除了偏見之外,筆者看不出我們還有甚麼理由,反對為不同性取向的人提供法律上的保護。
 
 

註:該電話民意調查起碼有下列幾項問題︰

一、訴諸偏見——受訪者未被提供有關的正確資訊下回答:

二、引導答案——如不問「是否贊成立法禁止歧視」,而是問「立法有無效」(試把「禁止歧視」換上「禁止吸煙」、「禁止隨地丟垃圾」、「禁止發出噪音」等再想想 ):

三、問題充斥著「你」—「他們」的二元分割,將受訪者(假設是「正常的大多數」) 和 同性愛者/ 雙性愛者置於對立的位置和不平等的主客 (評斷者/被評斷者) 關係內——如問「你是否願意與他們做朋友/用膳/握手/游泳/看戲/唱卡拉OK?」!!!

相關文章:性向謬論齊檢閱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