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護工場工友應享僱傭保障

蔡建誠
(本文原載《明報》, 1999-07-16。原名:「僱傭保障應擴至庇護工場」。本文由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發表)



    最近社會福利署管轄的某間庇護工場,管理層聲稱因有廠家延遲支付酬金,遂將所有工友的薪金全數扣起,導致工友要延遲二至四個月才獲發薪金,事件令不少人士指摘社署薪金發放程序出現問題,但庇護工場工友的僱傭保障似乎仍未得到應有的關注。

綜合政府的《香港康復計劃方案檢討94/95-98/99》、1995年《弱能人士訓練及就業工作小組報告》及《康復政策及服務白皮書:平等齊參與,展能創新天》等政策文件,設立庇護工場的目的,是提供經過策劃和受控的工作環境,為那些不能在正規市場就業的殘疾人士提供工作,使工友建立自尊和自立能力,盡可能令工友體驗真實工作的要求,甚至令部份人士最終轉任市場上的職業。

庇護工場的工作,大部分是工序較簡單及重複的分包合約工作,包括包裝、加工、修飾、裝配等,訂單由工場主任取得,原料則由製造商提供。隨著製造業的萎縮,有些庇護工場也承接服務性的工作,例如郵遞、派送等。由於工資低微,庇護工場工友大都同時有領取綜援金或傷殘津貼。根據94年政府的工作小組對在社署及受資助機構轄下40間庇護工場工作的四千多名殘疾工友的調查,超過七成工友每月平均工資在全港工資中位數百分之五之下。

除了工作外,工場亦提供社工支援服務和輔助醫療服務,以滿足工友的社交、情緒和健康的需要。

雖然庇護工場工友同樣從事具生產力的工作,政府亦主張工場以更商業化的方式經營,但由於庇護工場被視為僅是職業康復過程的一環,故此一般的僱傭法例常被認為不適用於工場工友。過去曾有殘疾人士投訴庇護工場不給予有薪病假和工傷賠償,但社署一直認為庇護工場應視為一種社會福利服務,不承認工友與工場之間存在著僱員與僱主關係,也即是不接受工友享有僱傭法例的福利及保障。

事實上,庇護工場的機械及設備包括輸送帶、氣泵、電鋸、電鑽、包裝機、縫紉機、裝訂機、切割機等,就算不是由工場工友直接操作,工友同樣面對著意外受傷的風險,但社署的做法是只為工場購買公共賠償責任保險,而不是按照《僱員補償條例》為工友購買勞工保險。

可是,社署的觀點其實大有商榷的餘地。首先,按照《僱傭條例》第四條的適用範圍看來,並無庇護就業單位的豁免條款。此外,工場負責人保留有對工友的工作的若干控制權力,顯示存在僱傭契約的證據。例如雖然工友主要是由社署中央系統轉介,但殘疾人士仍需符合若干的取錄條件、通過工作測試和試工期合格才可加入工場工作;工場負責人有權向工友分配崗位和編派工序、向工友發放定額的勤工獎、向工友提供設備和場地等。

再者,一般庇護工場規定的工作時間都符合《僱傭條例》媕Y「連續性契約」﹝俗稱四一八﹞的條件,例如「星期一至五:上午九時至下午四時三十分,星期六及公眾假期休息」,這更顯示工場工友有權享有疾病津貼、有薪假日、年假、生育保障、長期服務金等勞工福利保障,當然還有權依法追討欠薪補償。

    社署或許會認為上述的勞工福利將會涉及額外的資源,但承認庇護工場工友同樣享有一般工友的權利,對殘疾人士的社會地位不無影響,難道這不是有助達致政府當初提供工作機會是為了要「建立自尊、促進平等」的目標嗎?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