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稅─這是什麼民粹資本主義?

蔡建誠
(本文原載《蘋果日報》, 1999-03-31。(編輯打標題為:「創造大眾資本主義」 [離譜!!!]))
 

    各位如有留意早幾天報章的頭條新聞、社論及電台的「烽煙」節目,便會發覺三名提出退稅上限不得超過十萬港元的修訂案的議員,被媒體窮追猛打,背負「阻民退稅」、「煽動階級怨恨」、「損害整體利益」的罪名。筆者認為三位議員的修訂案過於草率,因政府省下來的稅款只會留在庫房,不會用於有需要人士身上;不過卻認為主流論述的論調大有商榷之處。

    現時的普遍說法,是向所有納稅人退稅一成,是一視同仁的公平做法。我們姑且把「公平」理解為「一視同仁,不厚此薄彼」,現在問題是財政預算案所揭示的資源分配策略幾曾落實此原則?

    向赤貧家庭削減綜援,然後向年賺過億的大企業退還數以千萬元的稅款,難道這樣就叫做公平嗎?

 

財團利益休想過問


    現時的退稅方式實際上是一種累退性的財政福利﹝Fiscal Welfare﹞措施,在體制媕Y得益越多者獲分配的利益越大。就連政府也要承認最高入息的百分之二十住戶收入佔全港總收入的一半以上、全港的貧窮家庭人口有七十萬人之多時,為什麼主流輿論從來不敢思索反省貧富不均的現實?為什麼任何稍為觸動大財團的利益的建議,就遇上媒體神經質地反彈?

    以政黨的表現來說,民建聯在此事上的滑頭作風固然不值一提,最令人失望的是民主黨對退稅背後的原則和現狀完全舉腳贊成,先有李永達說要顧及選民對修訂案有「Bad feel」﹝不好感覺﹞,然後羅致光以辭退黨務威脅,謂若李卓人動議通過,將令慈善機構失去財團的捐款。難道民主黨比自由黨更仰賴財團鼻息?

    民主黨倘若還自稱是代表中產階級的利益,就應該提出引入累進稅制,立法禁止大地產商和金融大鱷操控市場,以及教育他們的選民,吃掉「免費午餐」的不是無權無勢無發言權的低收入階層,而是透過政府間接或直接優待或補貼的壟斷大企業和特權專業!
 
 

整體利益一廂情願


    到今天很多人還以為香港現時的經濟低迷是由於市面消費意欲不足,因此凡是能刺激消費﹝誰的消費?錢用在哪裡?﹞的方案就是好的。先別說新古典經濟學派一廂情願地以為「整體財富增加,貧者自然受惠」的理論,已經被香港幾十年的發展經驗證明破產;正如整個亞洲區一樣,香港現時的衰退是因為生產過剩,明顯是貧富太過懸殊的結果,短期改善的對策是制定最低工資和興建公屋,不是引入富者越富的制度!

    香港現時的主流輿論最危險之處,是把每個港人塑造成只顧眼前利益的個體,只問效率,不再重視社會制度的基本公義。結果城中之城、迪士尼、數碼港等新一輪玫瑰園計劃全無民間阻力,無人去思索資源再分配格局和社會持續發展等問題。

    筆者預計特區政府最終會仿傚當年英國保守黨拋售公營事業﹝事實上現時地鐵、水務、郵政、房屋、醫療等已踏上私營化大道﹞,將股份公開發售,創造表面上「人人有份」的民粹資本主義﹝popular capitalism﹞,看「自我感覺良好」的政客和主流媒體如何回應?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