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就業處境的政策涵義

蔡建誠
(本文原載《蘋果日報》, 2001-02-20。(原名: 「制訂政策助青年就業」) )




日前勞工處官員表示,香港青年失業情況確實嚴重,十五至十九歲的組別失業率仍高達兩成,政府正透過展翅計劃鼓勵僱主提供短期培訓予年青人。

不少社會人士往往將年青人的就業問題歸咎於「個人疏懶」、「技能不足」或「欠缺求職技巧」等原因。筆者最近完成一項有關香港青年就業問題的政策研究,透過青年工作者的介紹,深入訪問了幾類處於高就業困難風險的年青人組群,探討他/她們在離校到工作的過渡階段中的就業經驗,來瞭解年青人在勞動力市場上陷於不利處境的原因。這些被訪者包括中五畢業生、中三結業生、內地新來港人士和殘疾人士等。


文憑主義 銅牆鐵壁

筆者發現,年青人的就業問題並不應單純理解為個人疏懶或裝備不足的刻板印象。就我所訪問的中五畢業生來說,他/她們所面臨的失業問題,是發生在市場上的職位空缺嚴重萎縮的時期。在就業機會稀少時,求職者之間發生激烈的競爭,強化社會上既存的文憑主義,而僱主則運用在勞動市場上更大的相對優勢,收緊篩選應徵者的標準,並歧視較缺乏正式文憑資格、工作經驗和年齡較少的年青人,使這批被訪者入職困難重重。

對其他幸運地覓得工作的中五畢業生來說,就業也未必是愉快的經驗。他/她們往往只能流向一些低工資、低保障、缺乏參與決定機會和晉升前景的服務業工種,例如快餐店服務員和服裝店售貨員等。而對那些中三後離校的年青人來說,職業的學歷要求更像一層堅固的牆壁,構成他/她們職志發展的直接障礙。


社會歧視 最大障礙

對那些內地新來港青年被訪者來說,陷於不利處境的主因並不是簡單由於語言溝通能力或教育程度的限制。現時香港不少僱主對內地新來港人士普遍仍存有偏見和歧視,而既存社會政策亦帶有排拒傾向,例如因年齡超過強迫教育所涵蓋的年齡段而被迫失學、內地獲得的學歷不獲當局承認等,使這些被訪者在繼續進修或就業方面都遇到很大的困難。

而對那批有殘疾的青年被訪者來說,他/她們的邊緣化處境就更不能約化為身體上的缺損。除了一般僱主不願意聘請殘疾人士外,公共通道和服務設施的設計都是造成殘疾年青人﹝如輪椅使用者和視障人士﹞參與就業環境的重要障礙。


財政鼓勵與社會立法 雙管齊下

因此,年青人所面對就業困難,更多時恐怕是由於單靠個人力量所無法控制的因素,包括社會整體開放給年青人的職位空缺、勞動力市場的系統性排斥和歧視等,短期的培訓計劃對此成效不大。

政府有需要正視不同組群年青人的處境,制定一套能保障所有年青人權利的就業政策。這表示就算以財政補助的方式去鼓勵企業提供職位和在職培訓之餘,政府亦應配合社會立法適當地去規範企業的招聘政策,促進年青人享有平等的機會,並且免受歧視和經濟剝削。



參考資料:社會經濟政策研究所,2001年,《香港青年就業問題與就業政策》,香港。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