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青年培訓淪為規訓

蔡建誠
(本文原載《香港經濟日報》, 2002-08-15。(編輯打標題為: 「提供青年職訓 只為延遲失業?」) )







近日青年失業再次成為輿論的焦點。2002年第1季15至19歲組別的失業率便高達27.2%,是整體失業率的4倍。除了失業率外,另一個有關的勞動市場指標是持續失業期間。與成年人比較,年青人的長期失業問題似乎沒那麼嚴重。例如在金融風暴蹂躪本港經濟的1998年,25歲或以上長期失業﹝指持續失業6個月或以上﹞人士佔失業人口約2成,比15至19歲組別的相應比例高1倍。筆者估計這主要是由於兩點。第一,長期失業的情況集中在部份年青組群身上,例如中三結業生、殘疾年青人、內地新來港或少數族裔年青人等。他/她們共同面對的困難,是單靠個人力量無法控制的因素,例如職業的學歷要求、社會歧視等,把其區隔在勞動市場的邊緣。



短期培訓 對職志發展作用不大


第二個可能是青年就業問題亦表現在就業不穩定方面。輟學年青人找到的工種不外乎速遞員、快餐店服務員、跟車送貨等,共同特點包括工時長、少提職業安全、工資偏低、缺乏參與決定的機會、粗重或重覆化的工作要求等。只能找到缺乏滿足感的職位,恐怕是部份年青人依靠轉工去克服去權感覺的根本原因。

雖然現時政府為離校生提供多個培訓計劃,但正如上文顯示,年青人需要的未必是短期工作經驗的活動設計,這些活動對回應其就業困難收效不大。對年青人來說問題更在於如何在有限的機會結構的制約下發展職志。事實上調查顯示今天的年青人較少認同職業教育及訓練是學習終點站的觀念,反而希望能對日後的職業選擇或升讀高等教育有所幫助。



建立社會伙伴 設立資歷對照制度


特種培訓計劃在多個國家均有實行,如瑞典的青年工作機會項目、英國的青年培訓計劃和美國的工作培訓伙伴計劃是較大規模者。學者顧納﹝W.N. Grubb﹞曾檢討美國各項青年教育與培訓項目,認為有些只是在安置離校的年青人。除了是在欠缺對勞動市場趨勢的分析下推出,及教學模式和課程內容等問題,一個關鍵失敗因素是忽略與正規持續教育體系的銜接,無法為完成培訓但欠缺主流文憑資格的年青人提供更廣闊的選擇。

有人認為政府最近公佈的「青年見習計劃」比起舊「展翅計劃」有不少的改進,例如見習期有所延長、有導師協助、個案工作者的專業輔導及跟進、及進行「分流和訂定學員個人職業計劃」等。可惜香港仍然缺乏最重要的一個統一資歷對照制度,以確立各項職業教育/訓練/培訓措施﹝如青年見習計劃、展翅計劃、職業訓練局的文憑和證書課程等﹞的地位和相互關係,為學員提供清晰、連貫及合理的進階制度,同時提供入職與升學的資格。

另一方面,職訓制度被經合組織奉為典範的德國,其經驗顯示上述認可職業資格的釐訂必須建基於社會伙伴上,即應包括政府、僱主、勞工組織、教育界及青年團體的均衡參與和共同協作──甚至在職培訓過程需受到工會的監察,確保訓練內容的廣度,及不會使既有較年長員工被替代──促進社會對經濟發展與職業教育的關係和責任分配的共識,使整個制度在各環節上獲得支持和成功。



不應忽視職位創造政策


最後,香港年青人與成年人兩者的失業率趨勢,過去多年一直以相若倍數關連。這表示青年失業最終與社會總體對勞工的需求有關。一方面剛從學校畢業的年青人,面對市場職位空缺嚴重萎縮、企業凍結招聘;其次在就業機會稀少時,求職者之間發生激烈的競爭,僱主運用更大的相對權力優勢,收緊篩選應徵者的標準,排斥較缺乏主流文憑資格和工作經驗者。所以失業不成比例地困擾著年齡較少的人。把責任單單歸於個人身上,可能有欠公允。若要解決青年失業,還需考慮多方面客觀因素,特別是社會總體開放出來的就業機會。政府若忽視針對性的職位創造政策,意味著對離校年青人來說,參與培訓只不過是延遲失業的來臨。把焦點單純放在年青人的適僱性,強調供給面(個人)方面的技能、態度和動機的改變,不足解決青年失業,而「培訓」更恐怕會淪為一種「規訓」。



參考資料:
社會經濟政策研究所(2001),《香港青年就業問題與就業政策》。
社會經濟政策研究所(2001),《香港職業教育制度─職業訓練局個案研究》。





本頁最新版網址: http://www.franklenchoi.org/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