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失業聯席聲明

反失業聯席
一九九九年六月廿五日





我們的聲明:
政府要立刻:撥資源,定政策,抗失業!
  本港的失業問題由80年代工業轉型後,已陸續出現,近來亞洲金融風暴只是引發出隱藏的問題。多年來,政府一直強調自由放任經濟政策,認為不應干預市場,但卻縱容房地產炒賣,亦任由人手密集的工業被金融、地產等服務業取締,此種情況令工作職位驟然減少。所以今天的龐大失業數字,根本是政府缺乏長遠發展人力的經濟政策所致。
  面對就業職位減少,中年及非技術工人受年齡歧視,迅速被社會淘汰。大公司、大企業相繼裁員、結業,一批批的工友被拋出勞動市場掙扎求存;工友怕沒有收入,被迫接受極低工資或忍受苛刻的工作量;工資的不合理程度甚至於扣除上班的交通費及膳食費後,所餘無幾;而不斷的求職失敗,令工友們為了生活,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只有以「沒有收入」為理由申請綜援;很多婦女由於找不到工作幫補家計,唯有自己節衣縮食,以照顧家人需要為優先。在基層工友面對如此困境,政府絕對應該負起改善市民生活的責任!

領取失業金是市民的權利
  政府的儲備本來就是市民的稅收,每一個香港市民也有為社會貢獻,也因此絕對有權在有需要時領取政府的資助。況且能否找到工作,極受整體社會環境及政府政策影響,並非個別失業人仕的問題。現在的失業問題絕大部份是源於經濟政策的失誤,而廣大市民正為政府「揹黑鍋」。更甚是政府企圖醜化因失業而領取綜援的人仕,想把責任推在失業者身上,對於此等不負責任、不理市民死活的態度,我們表示強烈不滿。我們要求政府為其政策錯誤作出補償,立即保障失業人仕的生活,從速設立失業金。

再培訓、再再培訓也不能解決失業問題
  政府雖然肯承認失業嚴重,但卻不肯面對這是整體經濟結構的問題,只一味要求工人學習市場需要的技能。再培訓計劃運作多年,雖然高官不斷吹噓成功的就業數字,但大部份基層工友曾報讀再培訓課程,卻未見受惠於此。更重要的是再培訓只處理訓練失業人仕,但沒有觸及核心問題:就業空缺根本不足。此計劃只是將問題進一步個人化,及錯誤地把問題流於「空缺」與「失業人士」未能配對而已。

政府絕對有能力舒緩失業問題
  政府庫房有近8千億的財政儲備,財政儲備十分充裕。政府應該還富於民,動用龐大儲備大量增聘人手,興辦各類收費廉宜的社會服務,滿足市民大眾的基本需要,並且直接提供良好的職業紓緩失業和刺激經濟。財政司曾蔭權不斷強調政府不能解決失業問題,其實只是推卸責任,政府除了直接提供職位,更應停止外判公營事業予私人公司,杜絕公司中間剝削,不可任由基層市民自生自滅!

我們要求:
1.政府設立失業金:失業不是個人問題,政府是有責任為其經濟政政策失誤而作出補償,應該立即保障市民生活。這種保障是香港每一市民的權利,不論男或女的失業者均可領取。
2.即時增加社會服務,提供更多職位:政府有豐厚的財政儲備,絕對有能力大刀闊斧的加開職位。政府應該盡快履行於特首施政中期工作進度報告中 ,尚未實現的各項有關房屋、教育、衛生及福利的承諾,並且增加資源提前實現各項新承諾,這些承諾舉例如加強老人和殘疾人士的社會服務、增設托兒服務和家務助理隊等。
3.制定最低工資:遏止工資不斷下降,使工人獲得起碼的合理回報。




反失業聯席成員:: 樂施會、先驅社、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街坊工友服務處、香港職工會聯盟、公教職工青年會、香港天主教勞事務委員會、荃灣明愛社區中心、循道衛理觀塘社會服務處、柴灣道愛華勞工服務中心、工人社區教育中心、香港職工會聯盟、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基督徒學會、基層發展中心、深水土步社區協會、噪音合作社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