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城血淚仍猶在 不容青史盡成灰
強烈抗議民建聯主席馬力污衊「六四」的歪論

(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june4th/petition.html,2007年5月)







致香港各界人士、
民建聯主席馬力先生:

屠城血淚仍猶在 不容青史盡成灰
── 強烈抗議民建聯主席馬力污衊「六四」的歪論

我們是一群關注中國民主發展的香港市民,民建聯主席馬力於二OO七年五月十五日與傳媒茶聚時,發表污衊「六四」的歪論。我們對馬力顛倒是非,不分黑白的言論深感憤怒,並提出以下數點,以正視聽:

1)
「那不如找一隻豬,用坦克車輾過,看看是否會變成肉餅?」
我們認為馬力的言論充滿挑釁性,以「豬」來比喻當年在天安門廣場爭取民主的學生,更是極大侮辱;作為香港人數最多的政黨主席,如此冷血、侮辱性的言論實在令我們感到心寒。

2)
「不應該說共產黨屠殺、屠城……如果是屠城,4000名學生全都死光了!」
魯迅先生說過,墨寫的謊言,掩不了血寫的事實。「六四屠城」的論述正確與否,不是計算有多少學生被殺、有多少學生能夠逃出生天;如以馬先生的推論,如非大部份北京市民被殺,均不能稱為屠城。

幸而殷鑑不遠,史實猶在,當年解放軍大舉入城,用機關槍、坦克「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的畫面,香港市民至今還歷歷在目,無法淡忘。當時走訪過多間醫院太平間的劉銳紹先生,亦指死傷人數遠超官方公佈;蔣彥永醫生亦曾將他在八九年「六四」時在醫院的所見所聞上書中央,表明「數百名無辜青年慘死北京街頭」和「數千人民致傷致殘」。「六四屠城」的論述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容馬力推諉歪曲!

3)
「她(柴玲)是有心挑起暴動的…」
中央政府近年已不再將民運定性為「暴動」而曖昧改稱為「八九春夏之間的風波」,雖未平反民運,亦已見其逐漸開放,馬力的思維竟比中央更保守。

而且,柴玲及其他一眾學運領袖在一九八九年四月至六月間,要求開放報禁、民主發展、改善法制、打擊貪污;而他們的爭取運動,包括遊行、示威、絕食等都和平地進行。我們認為,假若馬力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學生領袖「有心挑起暴動」,他的言論對民運人士是不公平的。

4)
「把六四形容為『屠城』、血流成河,是不負責任的說話,擔心對學生造成影響」
正如前述,「六四屠城」論述真確無誤,老師們說了實話,怎會是不負責任?難道要仿傚日本,將日本侵華說成「進入中國」才是「負責任」的說話?我們認為,如果老師願意將他們對「六四」的認知如實告訴學生,並引起他們討論事件及反思,這些老師值得表揚、值得尊敬。
相反,如果歷史老師們只依照香港那些避重就輕、刻意淡化的教科書依書直說,不給予學生足夠空間討論事件,才是真的不負責任,對學生造成影響。

十八年來,中國經濟雖然蓬勃發展,但卻從來不敢正視「六四」帶來的瘡疤。作為中國人,我們樂見祖國和平崛起,但我們同樣深知,如果中國不以史為鑑,勇於面對自己的歷史,必將淪為如日本一樣的二流大國,無法贏得世界各國的尊重。在此,我們提出以下要求:

(一) 馬力立即收回有關言論,並公開向香港市民道歉;
(二) 馬力立即為侮辱性言論,向「六四」學運參與者道歉;
(三) 馬力向勇於表達對「六四」的看法,並引發學生思考的老師道歉;
(四) 民建聯發表聲明,公告香港市民,馬力的言論是否代表該黨立場。

發起人:
羅健熙(香港大學 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 畢業生)
何健豪(城市大學 應用社會科學系 學生)
徐遠華(中文大學 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 畢業生/前國是學會主席)
譚珮宜(香港大學 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 畢業生)
霍浩賢(香港大學 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 二年級學生)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