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廣東汕尾市東洲鄉血案的聲明

(http://www.chinaeforum.com/ShowPost.aspx?PostID=36133#36133)
﹝2005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







根據海內外各種資訊來源,我們確信,在2005年12月6日,廣東省汕尾市政府出動武裝警察鎮壓東洲鄉依法維權的村民。悍然開槍射殺村民,製造了至少多人 死傷的血案。這是自1989年六四屠殺之後,中國政府第一次大規模的向平民開槍。網路上有大量照片,顯示死者家屬在荷槍實彈的武警面前,焚香下跪,請求認 領屍體的場景。下面,引自路透社12月7日的報道:

廣東汕尾市東洲鎮的村民,在抗議風力發電廠工程未提供足夠土地徵收補償時,與警察爆發衝突,之後武裝警察將該村封鎖。居民說,鎮暴警察在12月6日鎮壓暴 亂時,曾對村子堛漣傸釭抾}槍。根據當地居民和人權團體的估計,死亡人數介於2-20人之間。一名村民說,"當局已開始在村子塈鴗H。"他還說自己的兄弟 在抗議示威時被擊斃。他透過電話說:"我的雙親與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員給個說法。"這位村民說至少有10人被打死,屍體就躺在村民的屋子堙C

英國廣播公司BBC12月10日的報道也稱:在中國廣東省汕尾東洲村發生的武警開槍打死村民事件,據報被打死的村民多達20多人,有關官員正企圖用錢收買 村民,隱瞞罪行。據報,事件受到國際媒體廣泛報道。如果屬實,將是1989年北京天安門事件以來,當局開槍鎮壓示威者殺死最多平民的一次。

我們對製造這一血案的廣東和中國當局,表示最強烈的抗議和譴責!我們也強烈抗議中國當局迄今為止,對此血案不作任何公開解釋、澄清和調查的惡劣態度,抗議中國當局全面封鎖國內媒體報道東洲鄉血案的粗暴做法。

據稱,2002年,廣東汕尾紅海灣經濟開發試驗區在當地興建大型發電廠,強行徵用村民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和白沙湖。致使東洲鄉大約40,000多村民失 去立錐之地,並沒有得到受到憲法和法律保障的合理補償和安置。自2004年開始,村民走上依法維權之路,通過多種方式向當地政府和上級部門申訴,卻一直沒 有得到負責任的答復和解決。

更惡劣的是,當地政府動用了種種手段阻撓村民上訪和拘押村民代表,封鎖消息、禁止媒體報道。願意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也因受到司法局的警告而無法接 受委託。村民們投訴無門,遂採取輪流駐守汕尾發電廠門外的和平請願方式,敦促政府儘快妥善解決村民們的合法補償和安置問題。

我們認為,正是地方當局的濫用權力和蠻橫打壓,才引發了激烈的官民衝突;正是中國當局對公民基本人權的一貫漠視,才導致了這一駭人聽聞和令人憤怒的血案和殺戮。

我們認為,中國政府動用全副武裝的警察殺戮手無寸鐵的村民,令自己聲稱尋求社會和諧、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誠意蕩然無存,令自己在這個國家行使統治權的合法性 面臨崩潰。這一行徑踐踏了基本的普世價值,踐踏了憲法和中國政府簽署的一切國際人權公約。無論武力鎮壓的決策是出自廣東地方政府還是中國政府,這一決策造 成的血案已經構成了反人類罪。這樣的政府罪行,不但應當在國內受到審判,也應當受到國際人權法庭的審判。

我們觀察到,在此之前,由城市土地開發引發的農村土地徵用補償問題,近年來已經導致一系列大規模的、激烈的官民衝突。如2004年7月31日,河南省鄭州 市師家河村流血事件;2004年10月4日,陝西省榆林市三岔灣村流血事件;2004年11月的四川漢源事件;以及2005年7月-10月,廣東番禺區太 石村罷免村官的衝突等。

我們認為,汕尾市政府採用暴力殺戮手段鎮壓公民的合法訴求,這一罪行必須受到法律的嚴懲,必須付出相應的政治代價。中國政府必須拿出僅存的勇氣和魄力,對 相關人員痛加追究,對此罪行承擔政治責任。否則,這一血案必將給各地政府樹立一個惡劣的示範,必將在各地造成官民之間更多更劇烈的衝突和對抗,必將在全國 民眾心堮I下更深的恐懼、怨憎和仇恨,必將為中國社會的和平轉型製造不可能的障礙,最終演變成全社會的廣泛對立和雪崩式的政治危機。這樣的後果,是我們絕 不願意看到和接受的。我們相信,這也是所有中國人包括中國政府的大小官員在內,絕不願意看到和接受的。

我們認為,和諧社會的根本是尊重和保障人權,依靠和吸納民意。當前中國的社會危機之所以日漸深重,就在於一黨專政、扼殺言路的政治制度,導致了官權與民權 的嚴重失衡和兩極分化。致使權貴階層對弱勢群體的巧取豪奪愈演愈烈,兩者的衝突也必然越發頻繁和日趨劇烈。而政府面對這些衝突時,已經只剩下了暴力。

我們認為,群體維權事件導致惡性的官民衝突,根本原因是二十多年的跛足改革導致政體改革的嚴重滯後。中國政府的執政理念和危機處理方式,仍然沿襲專制主義 時代的模式,還沒有根本的改變。仍然敵視民意,仍然壟斷一切政治權力,仍然在政治上和經濟上貪得無厭,仍然野蠻嗜血和黑箱操作。正因為有這樣不受制約的政 治權力的縱容,各級政府才敢濫用權力榨取百姓。廣東汕尾當局才敢在青天白日之下,無法無天地射殺生命。

我們認為,如果中共最高當局仍然固守現行制度,不儘快進行民主化、自由化的政體改革。如果受欺壓的和被剝奪的公民們,不主動利用一切法律手段,去爭取自己 的權利和自由。寫入憲法的人權就仍將是一紙空文,類似的人權血案就還將在另外的時間、另外的地方、另外的一些人身上發生。因為沒有一個民主和自由的憲政制 度,沒有一個公開的政治空間,沒有不同利益訴求的公開表達,中國就不可能和平化解這些社會衝突,中國人的自由和民主就沒有希望。而在既得利益的誘惑和一昧 的暴力鎮壓中越陷越深的地方和中央當局,也絕沒有出路。

現在,東洲鄉村民仍處在武裝警察的暴力管制之下,他們的生命安全仍處於極度危險的境地;血案的真相仍被當局隱瞞和扭曲,民眾對此血案的知情權和關注,仍無法得到一個自由的表達空間。

我們憤怒,我們憂傷,我們如果坐視這種喪盡天良的國家罪行和恐怖氣氛,我們就不配稱之為一個中國人。

為此,我們發表緊急的聲明和要求如下:

1、中央政府必須採取有效措施,制止暴力鎮壓,解除武警封村,阻止事態的進一步惡化。並保證所有維權村民的人身安全;

2、政府和司法機關立即著手調查此次血案的真相。建議廣東省人大和全國人大在必要時成立特別問題調查委員會,有勇氣對這一政府罪行進行徹底調查。

3、立即開放媒體的採訪報道,確保記者的權益和安全,接受社會輿論的監督和質疑;

4、下令開槍和實施鎮壓的政府官員和軍警,必須依法受到公正而獨立的司法的追究和嚴懲;

5,儘快公佈死傷村民的名單,撫恤死者家屬和救治、賠償傷者;

6、按照憲法和法律,依法進行的土地徵用,必須給予被征地村民合理的補償和安置;這一補償和安置標準的確定,應當召開聽證會。凡是沒有依法進行的土地徵用,應當將土地無償返還給鄉村集體組織和村民。

7、依法調查和懲治圍繞汕尾發電廠建設征地的一切貪污腐敗行為;

8,和平化解這一血案,啟動政治制度改革;實現司法獨立和新聞獨立,開放地方選舉,逐步兌現憲法所規定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結社自由和民主選舉等公民基本權利。

最後,我們呼籲一切有良知的中國公民、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強烈譴責廣東省政府的暴行,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幫助東洲村民的依法維權行動。

我們不是向任何人乞求自由,而是爭取我們被強制剝奪的自由,用我們堅定的勇氣和行動,堅守尊嚴,爭取民權,推動獨立民間社會的成長,敦促中國政府切實遵守"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憲法承諾,逐漸實現中國社會的和平的民主轉型。

﹝發起者: 丁子霖、蔣培坤、包遵信、劉曉波、餘 傑、王 怡、趙達功、孫文廣 ﹞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