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媽姑爹也來談教育

一群關心教育的姨媽姑爹
(1999年3月8日)




我們是一群關心教育的姨媽姑爹(統稱「姨媽姑爹」),對下一代的成長及香港前景的關心,絕不亞於有親生骨肉的家長。日前相繼有家長、教師和校長以他們的身份、專業崗位等在報章刊登聯署廣告,宣示他們對教育的信念、期望和承擔。但教育既是眾人的事,我們就不以個人的工作崗位為念,只想以民眾一份子的身份發言,關心我們社會所有人的生活、福祉作為出發點,我們是一群不折不扣、愛護我們下一代的「姨媽姑爹」。面對當前以教育目標為焦點的教育制度檢討,我們這一群「姨媽姑爹」也想提出我們的一番逆耳忠言。

檢討香港的教育制度是絕對必要的,我們的教育早已經到了無論是過程或結果都同樣為人深深詬病的地步。每天學校堛滷衩v和學生都受盡這個問題制度的折磨,而學生家長何嘗不是經常為著兒女的學業成績、升學出路等現實問題憂心如焚?但問題是,實質的教育改革能否通過一種自上而下的諮詢、能否通過重申一些美輪美奐的所謂教育目標而成功達致呢?對於教育發展稍有認識的人,都懂得答案絕對是否定的。但為何我們的教育統籌委員會要在此時此刻推行這種理論上行不通、歷史實踐上早已否定的改革模式呢?面對當前舖天蓋地而來的種種噪音,我們有一些另類的觀察和意見。

我們必須首先認識到教育制度乃衍生於既有的社會、政治、經濟與文化。假如社會不追求公義,教育根本不可能有公義的目標。我們認為教育應該協助促進平等和消除社會不公義,非如此不能培養有良知、堅定信念和慈悲心的孩子。因此,目前那些加劇社會階級分化的教育政策應該取消。

即如殖民統治下多年來重英輕中的教育狀況,於一九九八新學年繼續靠賴「精英英語教育」政策得以合理化及鞏固。事實乃政府屈服於跨國企業壓力之下,為滿足它們對操英語「買辦」及下屬的需求,因而不惜犧牲母語教育,剝奪孩子掌握語言運用的基本能力、尊重自己文化、以及培養自由表達、獨立思考及批判能力的機會。不難看出,目前甚囂塵上的「唯經濟服務」論及「資訊科技教育至上」論其實是我們行之有年的教育功利主義的延伸。這是極短視而狹隘的教育觀,非作徹底的反省不能奢望培養出有廣
闊胸襟和深刻人文關懷的孩子。 回顧近年來一系列的教育改革措施,如目標為本課程 (TOC)、學校管理新措施(SMI)、總體視學、語文基準測試等,名為推動教育改革及提高問責程度,實為加強中央操控,剝削教師教學及思考時間,以及侵蝕教師自主空間的監察措施。教育是人影響人的工作,教師非要有充分時間及自主空間與學生作全面的、人性的接觸,不能發揮良好的教學效果。將教師當作不可信任的監管對象而設計的種種措施,只會妨礙正常教學工作。我們也要提高警覺,檢視在目前和日後的教育改革大論述之下,是否本質上是對教師的操控與監視有增無已。

我們也想指出,當教師一再被譴責對教育改革態度冷淡、只著重考試、只是知識上的傳授、未重視培養學生的思考批判能力等的時候,教師的難處也並非只是工作繁重、改革政策過多的問題,更核心的是作為教師的一群,是在怎樣的教育環境中長大呢?撫心自問,我們自己不正是從這種教育制度培養出來的,當我們過於習慣精英制、習慣於學習是為了在市場中爭得一席位的時候,如何能走出這個框框,如何能有反省的能力,又如何能培養學生這方面的能力呢?光看看我們教育學院 (一個培養、啟發教師的地方) 的課程設計,便知道是以何者作主導。當我們重視的只是一些技巧訓練、行政管理等,我們又如何懂得批判地面對接踵而至的改革措施並加以回應呢?雖然有人提出要讓教師有進修的機會,可是若培訓師資的機構的價值取向沒有改變,仍以適應經濟需求為主導,教師進修也只不過是一種表面功夫,是於事無補的。

若領導階層天天要社會適應全球經濟需求,俯仰大財團鼻息,教育只能培訓只知「識做」、不懂獨立思考的「買辦」,甚麼「個人發展」到頭來都只不過是虛飾之辭。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統治者。不抗議階級分化的「語文分流政策」,不批判強化一元知識模態的「應用資訊科技於學習」洪流,更不辨識種種「優質教育」措施其實正在分化學校、教師與學生,根本談不上「不放棄每一位學生」。如此種種,結果只會造就既得利益者的「競爭優勢」,而並非真正的、全面的教育下一代。口口聲聲所謂「追求卓越」,只不過是追求成為「與時共進」的精英買辦的文過飾非。在這股「追求卓越」的壓力之下,不但子女無法健康而愉快地成長,社會也掀起一片價值扭曲的風氣,以增強競爭力或增值為名,不惜從小窒息兒童的好奇心和對學習的興趣,令兒童自小唾棄對弱勢社群的關懷,對人文價值嗤之以鼻。

社會有民主,「問責」才有意義。不然,為老師設定諸多「基準」,卻從不認真處理誰有權設立基準、誰來應用基準、誰會趁機攬(濫)權等深層問題,如此「問責」又怎會不成為「權力操控」的遮羞布呢?老師的教學空間給管理問責重重壓縮,學校被不信任的氣氛所籠罩,結果是管理與回應管理成為教師工作的要務,面向學生的教學卻給低貶與排斥,更遑論對只知培養講求競爭力的所謂「精英」主流論述作出反思。

香港教育當然有危機,但這本質上其實是社會危機、良心危機,絕不是自命精英、專業者通過自上而下地策動群眾、借助他們的聲勢奪權可以解決的。「姨媽姑爹」和他們的朋友都要擦亮眼睛,看清「危機製造」背後所蘊藏的更大危機。我們建議真心關懷香港教育前途者,努力開創及爭取空間,針對真問題、批判假改革,敢於反省不公義的體制與教育墮落的關係;也要認清以表態和效忠手段來造勢的行為,本身就是壓抑討論與改革的空間,不利真正的教育改革。只有讓教師重返教學的本位、與學生有人性的接觸,教育才有希望。

有怎樣的社會,就有怎樣的教育。以為通過釐定教育目標就可以改革教育是無視社會現實的天方夜譚、烏托邦式的空想社會改革;竟然把教育改革異化成為思想改造運動,以表態和效忠的手段來造勢,本身更毫無教育意義可言。

一群關心教育的姨媽姑爹
(1999年3月8日)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