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喪戀李嘉誠?
─全港各界普通市民愛的宣言
(轉載自 http://hk.geocities.com/hkaiyaya/index.htm)

2004年

李嘉誠先生是我們香港人的驕傲。我們熱愛李嘉誠先生,不單是由於李先生是全港首富 、亞洲區最有權力的人物之首 、其王國包括國際頂級盈利大企業 、有能力買起整條巴拿馬運河之港口經營權,全港數十萬赤貧人士望梅止渴 ;不單是由於李先生力襄社會資源循環再用,獲各間大學頒授多達八個榮譽博士銜頭、與楊光先生同獲特區大紫荊勳章,升斗蟻民夢寐以求;也不單是由於李先生既與偉大祖國領導人關係密切、與特區財經高官私交甚篤 、其友好又囊括負責推選特首的選舉委員會數量可觀的席位 ,令小市民羨慕不已;我們熱愛李嘉誠先生,是由於李先生及其商業王國之舉手投足,對香港的民生、環保及民主運動的健康正常發展,影響深遠──李嘉誠先生的企業橫跨香港主要行業,在地產、電力、零售、碼頭、電訊、酒店、基建、互聯網、電子傳媒等各領域均佔有極重要位置 。沒有李先生的香港,就與沒有一黨專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我們實在難以想像。

從民生角度看李嘉誠先生的貢獻

例子(1):超市

李嘉誠先生的百佳超級市場、屈臣氏大藥房及豐澤電器雄霸他旗下的樓盤靚位,配撘房署在全港公共屋村商場推行的大型超市計劃,其他零售商無需加入經營,市民減少格價、選擇和舟車勞累之麻煩,用心良苦。過去幾年,百佳大力發展可兼售濕貨鮮品的大型超級廣場,市場佔有率升至至首位,可供銷售的商舖面積增加一倍,與惠康瓜分市場總銷售額高達七成。百佳大力擴充,銷售商品的種類由8千種急增至4萬種,新鮮蔬菜、肉類、魚類、滷味、燒味、預先煮好的菜 ……等等一應俱全、包羅萬有,使人目不暇給。除了貨品的供應,還進一步包辦貨品的生產﹝雖多是由供應商代為製造﹞。難怪李先生去年說「百佳盈利少於兩巴仙,即一百元營業額賺不到兩元」時,許多市民認為李先生妙語連珠、幽默風趣。

雖然消委會一再指包括百佳在內的大型超市違反公平競爭、小經營者不斷被淘汰,手法包括:向供應商施壓,以令其停止提供貨品予競爭者;利用市場影響力聯手定價控制市場;甚至以誤導及欺騙手法,如聲稱貨品以「至低價」出售,實情並非如此;等等 。但既然社區裡的傳統士多、辦館、雜貨鋪、米鋪差不多從市面絕跡,街市似乎亦行將就木,「百佳『最』廉宜」當然屬實了。更何況,李先生可能只不過一片婆心,希望大家多在其巨型商舖內嘆冷氣,不受人聲紛沓干擾,專心購物,欣賞貨品美輪美奐、密不透風的包裝,越購越多 。我們難道不應感謝他嗎?

例子(2):勞工

較少人留意到的一點,李嘉誠先生其實對推動本地工人運動不遺餘力,堪稱良心資本家。早前由李先生之長子李澤鉅掌管的和黃和其他財團瓜分的中流作業商會屬下的碼頭﹝單是李氏集團已佔五成市場﹞,巧立名目,先後向貨櫃車司機徵收文件處理費、附加費和增值服務費,就一度促使貨櫃車司機組織起來,阻塞交通,惜司機手停口停,最後只能放棄搞亂香港。四年前李嘉誠先生之次子李澤楷創立盈科數碼動力,獲政府欽點獨家經營數碼港,其下的Tom.com在沒有業績的情況下,獲上市科批准火速上市公開招股,惹來幾十萬人瘋狂搶購。食髓知味,復大額舉債蛇吞「香港電訊」,怎料科技股泡沫破滅,「電盈」雖然持續盈利,但債務荷重,多次大幅減薪裁員,短短三兩年員工人數銳減數千,令勞工處高官不至無所事事。電盈與特區政府的肥上瘦下政策裡應外合,迫使公私部門基層工人同仇敵愾、加入工會人數激增,李嘉誠先生和他的家人對推動本港工運發展,貢獻良多,難道我們不應感謝他們嗎?

例子 (3):地產

在李先生的地產企業勢力所及之處,地區和屋苑的服務每每由他旗下的業務包攬。住在這些社區,市民買樓租屋後自會有人幫你決定用哪家寬頻、樓下商場有什麼舖頭、甚至代為訂購報紙,非常單一及方便。

九十年代,樓房價格在李嘉誠先生的英明領導下同時飆升 ,與港府超低稅率、高地價政策完美配合,整個香港經濟遂漸由地產及與其有密切關係的金融部門所支撐,加速香港的工廠遷移、推動製造業工人轉行接受再培訓。當然最重要的是使無數市民半生收入進入李先生的口袋裡,李先生代表港人力襄公益、回饋社會,大慈善家當之無愧,消委會對大地產商囤積居奇的指控顯得無事生非。只是一場金融風暴轉眼間橫掃亞洲,香港樓價下塌,無數借錢鉅款買個空中樓閣的市民頓成苦業主,欠下李嘉誠先生等地產商、銀行的債,一輩子都未必還清。有些小業主、小商戶要求大地主減價減租,更改合約,以為富可敵國的李嘉誠先生會做燒房契的傻子蘇東坡。誰知李先生深明大義,教曉他們知道什麼叫做「尊重合約精神」、尊重資本主義社會的「核心價值」。我們難道不應感謝他嗎?


從環境保護角度看李嘉誠先生的貢獻

李嘉誠先生一直付出心血,支持香港的環境保護,大力贊助環保團體大搞環保活動。例如李先生旗下之長實於九九年尾,捐款五十萬給負責守護米埔濕地的熊貓會,成為該會該年度最大財主,而巧合地長實的豐樂園計劃─一個在米埔區的豪宅發展計畫──就在該年獲城市規劃委員會通過;若沒有濕地守護神的首肯,想必難以通過。李先生的企業多年以來亦捐助其他多個綠色團體和政團,奇怪這些團體一方面聲稱關注香港空氣污染,另方面卻對影響景觀和空氣流通的高廈發展模式噤若寒蟬。

此外,李氏王國近年亦發展環保科技項目,例如長實曾經多次向環保署提交興建焚化爐和垃圾島的建議書,長建旗下的「青洲英泥」更與「科技大學」合作研究,從創新科技基金取得近千萬撥款資助,計劃建造一座每天處理五千噸家居垃圾的超級「環保熔化系統」,將垃圾燃燒之後剩餘的殘渣混入英泥石料製成創新超高科技產品「垃圾英泥」,成為你我周圍的基本建築材料。雖然焚化爐被指排放重金屬及二噁英等致癌物質,毒害市民大眾,且會導致市民向財團進貢龐大經常費用;但李嘉誠先生高瞻遠足,一眼看出在香港這個鼓吹高消費高浪費的社會,「循環回收再用」政策根本裝模作樣,垃圾問題無可處理,非靠他構思的焚化爐和人工島不可解決垃圾問題,難道我們不應感謝他嗎?


從民主運動角度看李嘉誠先生的貢獻

李嘉誠先生亦對推動香港的民主發展,功不可沒。前年新城電台一名採訪主任,傳多次抗議對負面新聞的處理後被解僱,香港記者協會後來經過九個月的調查,認為新城確有自我審查情況,包括刻意低調處理特首董建華和李氏集團的負面新聞。可惜若不是李先生收購新城電台在先,令社會各界關注李先生入主亞洲電視後,本地媒體市場已經所剩無幾的多元性必再受衝擊,阻頭阻勢,說不定今天弱勢電視台的評論節目質素早因李先生的注資而大幅提高,而各媒體的口徑也會更加整齊。

個別海內外的有心政客和傳媒只懂惡意中傷李先生,口出狂言,「大合奏」地批評樹大招風的李先生其商業王國壟斷香港經濟命脈;幸好每次親中報、中產報、爛仔報等各路人馬例必飛快出來為李先生護航,以正視聽,但古語謂佛都有火,難怪連素來低調的李先生亦大發雷霆,謂考慮減少香港投資,並表示「長和系最大的投資全部也是在民主國家,值得深思」,嚇得特區政府魂飛魄散。

2000年8月30日,二百六十名來自學術界、政界、民間團體及工會的不識趣人士,在兩份中文報章刊登措詞強硬的聯署聲明,抨擊李嘉誠先生「一而再地高調發表考慮將資金調離香港的言論,令人感到他是利用這種言論來威脅港人,藉此壓制跟他不同的政見和任何對他及其財團的批評……以為他們能夠左右香港人的思想、言論以及香港的前途」。幸好李先生的發言人馬上澄清,該聲明「完全與事實不符」,李先生仍然會「以香港為家」,因「香港 …… 是細水長流的感情,堅定不移的承諾」,實在令每天生活全方位均由李先生精心細緻安排的小市民感動流涕,香港的基石──言論自由──果然一如李先生所言,比「回歸」前更好。

當然李先生若是能找到一個比香港民主一點的地方居住和投資,我們替他高興還來不及。以港人的靈活變通,市民重新取回的經濟生活空間想必更多姿多采,更多分享分嚐。不過李先生大概也風聞其他先進國家大部份都有反壟斷法,就連自稱搞社會主義的偉大祖國也已有該法例達10年之久。

初步的科學結論

李嘉誠先生反對立法禁止壟斷、反對2007/08年普選,更有特異功能使數碼港無須公開招標、Tom.com創業板上市獲多項豁免、令特首響應其呼籲停售居屋及承諾不會干預「自由市場」。李嘉誠先生實在令市民大眾認識到專權政治與特權階級的微妙關係、了解官商勾結的真諦、明白到民主運動必須同時針對財權與公權兩者的重疊。至此,難道我們不應深深的一再感謝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