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客問




評論文章大部份曾在香港幾份報章的論壇版發表過,論文則曾在記者招待會、研討會上發表、承蒙各團體錯愛收錄在某些叢集媕Y、或已刊成報告書寄交各大圖書館﹝這些報告書通常都是在資源極度匱乏的情況下完成的,由頭到尾全部一腳踢,哇哈嗚...﹞,其他的則在一些小眾刊物上刊登﹝不知一些朋友「參考」完筆者的文章後所發表的「學術論文」應否計算入這個類別?﹞。就評論文章來說,除了一份報章﹝該報章在回歸後已因高層的政治考慮而刪去整版論壇版﹞外,各大報章編輯大人都對刪剪這些文章毫不手軟,部份甚至把大小標題改得面目全非,令整篇文章看來更為反動。


請參考上一題的答案。事實上,筆者近年已較少在主流報章上發表評論文章,主因是實在厭倦了與編輯大人「商議」文章的主題、標題、字數和刊出日期﹝筆者又不是什麼教授、要員、名人......﹞。現時文章的散發渠道主要是透過互聯網﹝如獨立媒體﹞、電子郵件和一些小眾刊物,當然讀者數目可能有所限制了;偶然才會透過報章論壇版表達一些支離破碎的觀點。如果您覺得筆者的文章應有更好的傳播渠道,請不吝賜教。如果我日後把本網站的精選文章結集成書 ( 當然會加上一些在網上看不到的文字 ;-),希望您會捧場。


現時存放在這個網站的文章,雖然部份已寫成了一段日子,但筆者感到文章所涉及的社會不公平現象,竟沒有絲毫改變的跡象﹝或許這就叫做「五十年不變」吧!﹞,故一律收集在這堙A立此存照。另外部份文章的水平雖然不高﹝題目前有** 號者為筆者較喜歡的﹞,但卻帶著今天寫作時往往較受壓抑的憤怒和熱情,因此也收集在這堙A當作對自己的一份提醒。


歡迎電郵聯絡筆者,或在筆者的網誌上留言。筆者盡量對社會議題有所回應,但有一些文章,例如文思慧的哲學批判、王岸然的政治評論、葉蔭聰的文化評論等,筆者是寫不來的。這些發人深思的文章,也請你找找看看


無任歡迎!但你必須註明文章出處﹝網址﹞和作者﹝蔡建誠﹞的名字。最好請你通知一下筆者,讓我開心 :-) 一整晚吧!


部份早期文章,找人重新打字時,忘了打日期......後來筆者又不見了手稿。1995年至1997年之間的廿多篇文章﹝寫作年份可在首頁找到﹞全部在星島日報刊登過。1994 年的一篇則在聯合報刊登。抱歉。希望有天能找回該些手稿吧!


您可以做的事多哩。筆者建議您:
  1. 向您的親友介紹這個網站或其中的文章;
  2. 根據自己的工作崗位職責、就著自己能掌控的行動範圍、在關注尊重弱勢社群的權利﹝包括享有和維護自然環境的權責﹞的前提下,為自己定下一條行為上的道德底線,盡力不使自己跌下;
  3. 運用憲法/法律賦與您在議會選舉、政策諮詢、大眾傳播、公眾集會、結社自由等方面的權利,積極表達您對社會不公現象的意見和取向。
筆者相信若能有多些人循照上述第2、3項行事,我們的社會會有明顯的進步。



為何有些大學教授、講師和民意調查機構,所進行的那些對改革社會意義不大、甚至鞏固社會不公平的「研究」項目,經費可以每項動輒百萬?為何他們有錢聘請大批研究助理進行田野工作,報告書卻只寫上他們的名字?

為何記者總愛不適當地訴諸權威?為何媒體對官方和主流說法照單全收,這麼缺乏觀念反省和體制批判的能力?




(回到《蔡建誠的首頁》)